经济学家的作用、责任和命运

  孙冶方同志无疑是当代中国最杰出的经济学大师。这不仅因为他在一个时代里始终处于经济学界的鼻祖、导师和主帅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他在蹇乖坎坷的人生中所表现出的一以贯之的执着精神和宁折不弯的人格力量。如果说评价孙冶方的学术思想和理论观点,需要用历史和发展的眼光来理解其先进性和局限性,那么评价孙冶方的学术精神和理论勇气,则经济学界乃至整个学术界毫无疑义应当将其奉为永恒的学习楷模和追求境界。

  作为晚辈,作为社科院研究生院学经济的学生,我只读过孙冶方同志有限的著作和生平事迹,从未有机会亲聆过他的教诲和瞻仰过他健在时的容貌,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值得庆幸的是,我曾经在薛暮桥、徐雪寒、刘国光、吴敬琏、桂世镛、张卓元等孙冶方生前友好、部属、学生、助手的指导和领导下工作和研究,从他们那里我得到了对这位泰斗更多的了解。当然这些了解远远不够深入细致,但已经足以激起我对孙冶方的崇敬和仰慕。孙冶方基金会要我写一篇纪念文章。对我来说,几乎没有过多的缅怀和追思的内容可写,但我觉得借此机会,以孙冶方的高风亮节为借镜,结合这些年中国改革的实践和自己走过的路程,重新认真严肃地思考一下经济学家的作用和责任,应该是对这位先哲最好的纪念。

  我首先想到的一个问题是,国家和社会到底需要不需要经济学家?这个看上去不成问题的问题,其实常常是很成问题的。

  文革前,我国也有经济学家。那时经济学家的任务,主要是按照苏联的经济学教科书诠释马列的经典著作,或者按照规定的口径宣传国家经济政策。经济学家很少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见解,当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研究。即使偶有一得之见,也难有发表观点的机会和坚持观点的勇气。象孙冶方以及他的挚友顾准这样真正有见解、有风骨的经济学家,很难逃脱历次政治运动的批判和迫害。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学家的社会地位最好也只不过是社会的点缀,帮闲的角色。到文革中,和所有的知识分子一样,经济学家都成了受批挨斗的臭老九,孙冶方、顾准等有些自己观点的经济学家陷入了更加悲惨的境地。

  改革开放为经济学家们提供了广阔的施展空间。一批传统体制下成长起来的经济学家,努力更新知识,积极追赶潮流,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理论启蒙者和批判旧体制的先驱者。更有一大批后起的年轻经济学家在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涌现出来。中国的新老几代经济学家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政治地位,并为改革开放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但是,尊重知识、服从真理并没有成为普遍的风气,在实际生活中经济学家的作用遭到轻视和排斥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这种现象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在中国的历史上,教条主义固然曾经产生过巨大的危害,然而中国毕竟是一个经验主义传统十分深厚的古老国度。轻视知识(特别是专业知识)、鄙薄理论(特别是经世致用的理论)、排斥知识分子,是一种浸透在骨子里的陋习。这种陋习在相当长时期里阻碍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和其他专业人士一样,经济学家常常被斥之为没有实际工作经验。好象任何对经济现象的理论阐述,都只不过是象研究“马尾巴的功能”一样没有意义。如果经济学家所持的观点不受欢迎,只要一句“没有从事实际经济工作”、“不符合中国国情”,就可以弃之如敝履。相反,如果一个人的观点正对胃口,哪怕他根本没有读过一本经济学的书,没有从事过一天经济学的研究工作,甚至从来没有从事过任何部门的实际经济工作,也可能被高高捧起。前几年,就曾经有过一位走红的人物,尽管此人从未读过经济学,写的文章也毫无经济学可言,但因为他拼凑的观点迎合了某种需要,从而成了戴上许多桂冠的“经济学家”。

  从孙冶方的治学经历可以看出,要取得对经济的真知灼见并非一定要主政过地方,管理过企业。对经济的深入研究,可以有各种方法和途径。比如在经济对策研究中,我们既要总结中国过去的经验教训,也要研究外国的经验教训;不仅要抓典型事例,而且更要看带有全局意义的统计数据,这就未必非得到基层才能得到。从局部了解全局固然是一种认识和分析实际的思想方法,这是“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睹瓶中之冰而知天下之寒”的道理;但从规律推测未来的趋势也是一种认识和分析实际的方法,这又是“疑今者察之古,不知来者视之往”、“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道理。

  相信以上说法不会被误认为是反对深入基层和接触实际。我们强调的,只是经济学家的知识及其具有自身特点的工作方法和思考方式,理当得到应有的尊重。现代经济运行的各种经济关系极其复杂,其中某些从现象到本质的最重要的关系,还往往与人们的直觉相反。所以,有些经济学原理是反常识和反直观的。这恰恰是经济学的价值所在。因此,在作经济决策和经济研究时,仅仅依靠模糊记得的经济学教科书知识(有些甚至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传统教科书)和过去实际工作的某些局部经验(有些是错误的、失败的经验),显然是不够的,甚至是危险的。这就需要了解一些经济学特别是现代经济学原理,并在实践中将其谨慎地应用于具体的问题。从本质上讲,对理论的鄙视,其实就是对规律的鄙视。孙冶方有句名言:经济规律不是任人使唤的丫鬟,可以随心所欲地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确实,不管你承认不承认经济规律,经济规律是客观存在的。膜拜经验,盲从感觉,排斥理论,违背规律,最终只会受到规律的惩罚。我们就是在受到价值规律的反复惩罚、吃足苦头后,才认识到孙冶方的历史地位的。

  有些人看不上经济学家的一个原因,据说是因为“三个经济学家至少有五种观点”。这种说法当然带有夸张和嘲弄的意味,但经济学家之间意见分歧的确是经常发生的。其实,持不同观点甚至持截然相反观点的经济学家,只要双方态度严肃、言之有据,都可以对国家的经济决策起到相得益彰的参考作用,都应当得到社会的充分尊重。经济学家之间也要提倡一种宽容的态度。

  经济学家之间的分歧常常是由于学术思想、观察角度、分析方法和社会阅历不同。例如,八十年代初,学术界包括经济学界关于中国用二十年时间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的目标能否实现的问题,曾经有过一场比较激烈的争论。一部分人估计目标不能实现。他们认为,资源和资金的约束,特别是能源的储量短缺和开采能力不足,将是难以克服的。而以孙冶方为代表的观点认为,困难可以克服,目标能够实现。持两种观点的同志都作了有理有据的论述和大量的定量分析。当然,实际的发展业绩已经证明孙冶方所持的观点是正确的。从结果看,当时对2000年增长目标比较悲观的论点与后来的事实发展不符。但是,这种观点事实上起到了提醒我们注意积极引进外资,重视能源约束,加大投资力度,加快技术进步,千方百计加强能源以及农业、交通、原材料等“瓶颈”部门的作用,这对于我们实现预定目标是有帮助的。

  现在看来,对经济发展潜力的估计,常常决定于对资金、自然资源、环境特别是能源条件的估计,而悲观的论点在历史上许多国家都存在过。拿石油来说,十九世纪七十年代起,就有专家就一直低估石油储量。当时,宾西法尼亚州的地质学家曾发布了一个可怕的警告,认为美国的石油只够维持其煤油灯燃烧四年。后来,专家们把资源枯竭的时间推后到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然后又推到四十年代。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罗马俱乐部又警告说全世界已知石油储量只够用上20-31年。但时至今日,可计储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点。关键是技术进步已经取得的成就足以令人瞠目结舌。过去十年中,勘探及开采每桶石油的实际平均成本下降了60%,而探明储量比1985年时增加了60%。事实上这些官方数据远远低估了地下可开采石油的数量。伦敦研究机构Smith Rea能源研究协会认为,如果算上由于最新的技术突破而成为可开采的石油,全球探明储量将能再增加3500亿桶,这相当于近14年来全世界的石油消耗。罗马俱乐部的悲观论调现在几乎成了人们的笑料,但我觉得这些年来诸如此类的警示性观点,对于人类达成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实现可持续增长战略的共识,也是功不可没的。

  经济学家对经济趋势的预测有时与实际结果不符,常常受到社会的批评,从而也常常成为决策者轻慢和嫌弃经济学家的一个原因。其实经济预测不同于气象预报。气象是自然的、客观的。而经济活动是一种复杂的人类的社会行为、是主观和客观交互作用的结果。当经济学家预测出某种不利的前景时,人们可以有意识地根据经济学家的建议采取措施加以避免。在这种情况下,原来预测的灾害性前景没有出现,不但不是经济学家的无能和过失,相反恰恰证明了经济学家对社会的特殊贡献。

  所以,应当提倡在对某个经济方案作出决策前,先交由经济学家认真论证。古人云:“未成而为之,则其弊必至于不敢为;未服而革之,则其弊必至于不敢革”。意思是说,在条件不成熟时而去做一件事情,则必然导致最后不敢去做;在众人尚未想通时而去改革一项制度,则必然导致最后不敢去改。这是强调慎重决策的重要性。在这方面,经济学家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

  但是,经济学家也应当摆正自己在社会上的位置。从经济学家自身来说,应当以孙冶方为榜样,确立起“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忧国忧民的社会责任感;建树一种专业人士应有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提倡严谨的治学态度,努力加强理论素养,积累实际经验。这些年,经济学界令人担忧的倾向,是急功近利、趋势媚俗。有些人不是以科学和真理为期许,只唯上,不唯实,追名逐利,将经济学降格为对现实做法的辩解;有些人热衷于出席各种各样与专业关系不大的会议,抛售一些假冒伪劣的理论观点;有些搞理论研究的人,硬要在并不熟悉领域里表现自己,写一些畅销的“快餐式的书”;甚至有些人一边以经济学家的身份发表股市分析,一边暗中与机构联手炒股票,赚取不义之财。真正愿意坐冷板凳,甘于寂寞和清贫,看几本书,研究点理论问题的人实在越来越少。社会和时代在呼唤孙冶方精神的再世。

  国家兴,则经济学兴;民族盛,则经济学家盛。经济学家的命运从来是和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尽管目前还存在种种不如人意的地方,但可以说我们正处于中国历史上有经济学以来,经济学家处境最好的时代。任重道远,经济学家要好自为之,以慰孙冶方的在天之灵。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转型时期的制度变迁和经济发展

  作者:Paul.G.Hare,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系教授  原载《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04年第5期  「译者」赵阳,现为荷兰蒂尔堡大学经济学院留学生。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转型国家的横向比较分析,认为转型国家的制度变革与经济发展具有直接的正相关性。转型国家经济的增长和社会的发展,最重要的因素包括三个方面:即宏观经济稳定、稳定的政策环境、有效的政府,但更为重要的是持续发展则取决于制度的变革和创新。所以转型国家应重视制度的建设和完善。  「关键词」制度变迁/经济发展/转型  一、引言  从转型的早期开始……去看看

超越派性之争 寻找变革道路

【整理者按】这是秦晖、温铁军、汪晖三人的一个对话。《天涯》与《中国改革》杂志曾先后发表过未经笔者审阅及认可的两个删改版,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发表未删改的文本以正视听。在这个由笔者整理的版本中,本人的谈话部分有相当篇幅的进一步补充,同时也保留了其它两位对话者的全部对话内容(包括两位事后整理增补的内容及前后文的顺序、体例,乃至两位认为应当放进来的他人言论,均一字不删,以对历史负责),但他们的对话内容在文中的性质属于引文,不影响笔者自负文责、自享文权。——秦晖  第一部分 国家的责任与权力 关于过去的争论……去看看

解决公共事物运营难题的另类路径

本文所称的公共事物的运营是对经由集体选择、集体安排且产出非物质经济价值[①]的所有行业的统称。它既包括中国计划体制下的社会公益事业,即通常使用的“科(技)、教(育)、文(化与新闻出版)、卫(生)、体(育)”五大行业及社会福利、社会救济,又可包括市场体制下独立出来的环境资源保护、绿化、社会治安、社会保障与就业服务、社区服务等新的社会公益事业,还包括公用事业如道路、交通、航运、供水、供电、供气等行业和森林、水源、山地、公园等公共资源的保护和运营。换言之,社会公益事业、公用事业和公共资源保护三个部分[②]构成了本……去看看

毛主席是什么时候决定引蛇出洞的

孔子: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被称为中国的大逆转,但是这个"逆转"的转折点到底在哪里呢?从表面上看,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同日,毛主席在共产党内部发出指示:《组织力量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使一场开始了才一个多月的"鸣放"顿时夭折。紧接着,讨伐右派分子的运动就一步紧似一步地开展,运动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到1956年底才算基本结束,到1958年底才最后封刀。真是"血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6月8日可以算是转折点了,对这一点,史家是不会有异议的。但是,引人寻思的是,毛主席在上半……去看看

论中国崛起与世界秩序的关系

文章来源:《太平洋学报》2005年第6期内容提要:  国际关系意义上的“中国问题”是中国何以和平地融入国际社会,其实质是中国崛起与世界秩序的关系。百年来中国崛起的历史经验显示,中国由世界秩序的主要受害者身份向基本受益者身份转化,中国崛起需要将国家利益与国际体系、国际政治文化、世界潮流有力结合起来,东亚秩序与日本崛起是近代以来中国崛起的重要环境因素,中国崛起的方式逐渐由“革命与战争”为主变为“和平与发展”为主。理论的最新发展表明,崛起与秩序是权力、制度与认同的三位一体,但处在不平衡发展之中。目……去看看

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

原载《比较》第48辑,中信出版社,2010年8月  前言  2005-2006年,我们在全国各地几十个不同规模城市进行了城镇居民收入与消费调查。在此基础上,2007年作者发表了题为《我国的灰色收入与居民收入差距》的研究报告(见王小鲁,《比较》总第31辑,2007年7月出版,中信出版社。该课题是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和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资助,于2007年完成)。在这个报告中,作者推算我国在2005年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中,有4.8万亿元没有反映在居民收入统计数据中的隐性收入,主要发生在高收入阶层。作者认为这些隐性收入的大部分属于……去看看

[作者惠赐]我国国际关系学科发展存在的若干问题

(原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3年第5期,发表时略有删改)  作者:南开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中国的国际关系学科经过最近20余年的发展,取得了不少有目共睹的成就。这些成就在近几年来的学术会议和出版物中都有较全面的总结,在此不再赘述。下面主要谈一下该学科目前存在的问题,以期引起同行和主管部门的关注,从而收到改进的功效。  总体而论,中国的国际关系学科目前的学术水平不仅远远落后于美、英、澳、法等西方学术大国,而且落后于日、韩等师法西方的国家,甚至还拿不出可以媲美香港或新加坡这等弹丸之地最高水准的学术成果来。这……去看看

从发展的角度重新评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内容提要  社会主义是落后国家实现自身现代化目标而选择的一种特殊方式。苏联在被发达国家围追堵截的环境下,尽管有很多严重的失误,还是依靠自身的力量在短期内建立了现代的工业和国防力量,其发展速度是人类工业史上的一个奇迹。从历史的角度看,中俄两国都在这一巨大的变迁中获得了独立自主从事现代化建设的能力,建立了一个基本完整的现代工业和科研体系,奠定了两大民族现代化的基础,并帮助其他一些殖民地国家摆脱了被西方强国边缘化的命运。苏联和中国能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取得现代化建设的巨大成就,其重要因素之一是其独特……去看看

灾祸伏于辉煌之中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 2006年第3期  内容提要:开辟雅典黄金时代的伯里克利持有明晰的治国大战略,其战略的根本目的在于造就和维护作为辉煌的民主城邦及其帝国的“伟大雅典”。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伯里克利的大战略在他在世的时候即已开始失败。导致失败的最致命因素是希腊文化中独具特色和相对新颖的雅典政治文化。伯里克利企求的雅典荣耀遭致众邦敌视和抗拒,最终促使帝国覆灭;他作为首要人物助成的冒险、革新、不甘安宁和想望扩张的雅典国民性格,连同以战时勇敢为最高荣誉和美德的希腊传统文化精神,与他依凭来进……去看看

俄中关系中的“领土要求”和“不平等条约”

   2010/01/29
俄罗斯与中国于2001年7月16日签订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第6款指出:俄中两国“相互没有领土要求”。[1]考虑到俄中两国关系非同一般的,有时充满戏剧性变化的历史,这种表述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心理上,对于莫斯科和北京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它为两国开拓维护双边关系的新思维奠定了基础。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用一句话描述了这种思想:“世代友好,永不为敌”。  尽管这个条约有着积极的建设性精神,但是,无论在俄国还是在中国,都出现了针对它的相当尖锐的批评。对此,我们是不应该忽视的。  在俄罗斯的批……去看看

城乡收入差距的新估计

原载《上海经济研究》2004年第12期  「内容提要」政府对农民补偿性的“增收”或“减负”解决不了城乡之间的巨大差距。实证的结果显示:固有的产业结构和资产只能使城乡差距越来越大。本文从城乡人均消费和储蓄的角度,对我国城乡差距做出新的估计,表明我国目前缩小城乡差距政策的弱效性,并在此基础上对其原因进行分析。  「关键词」人口/产业/城乡差距/动态估计  城乡收入差距伴随着“三农”问题近年已成为我国经济学界研究的热点。已经取得的成果颇丰,但大多集中在形成城乡差距原因的分析上。如生产力差距说(蔡继明199……去看看

全球化与弱势者的选择

八国首脑会议日前在意大利热那亚的召开,又一次引来了全球化的反对者们的激烈抗议,他们认为世界最富国家的首脑们坐在一起,所关心的不过是跨国公司、大企业大财团的利益,而对居于多数的小民百姓的生死荣哀则撇到了一旁,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判断和对全过程球化心怀抵触,当然是与他们切身具体的生存感受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弱势者有弱势者的逻辑,不过,作为所属各国乃至世界经济社会发展主宰者的富国领导者们,并没有被如潮的示威者所打动,他们还是坚定不移,表示要继续推进全球化进程,而且耐人寻味的是,他们在会后发表了声明:"我们决心为……去看看

“老三届”与“老三篇”

阅读唐君毅,启发良多。于其为中国优秀传统思想的阐扬,我们 表示热切的声援。于其为排解精神困惑的发奋,我们显示真诚的同感。   唐君毅的"困惑",于今还在。他为我们出了一个生命大题目。极有 意味的是这个题目现在又放在了我们的案前。   不过唐先生的议论也有可供商榷之处。 唐君毅说中国应该有个宗教。譬如儒学可以让其成为宗教。 然而,儒学可以是一个宗教吗?孔子再醒,会同意吗?他不是说 "不语怪、力、乱、神"吗?中国的主体文化不可能是宗教,中国无 宗教,中国不需要宗教,其理由唐已在他的著作中分析详明,他不会 让自己的思想……去看看

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改革的第三条道路

今年7月底,国务院发展中心提出的一份关于医疗卫生改革的研究报告,引起了全社会的密切关注和热烈讨论。全民密切关注医疗卫生,一是表明医疗卫生是全民当前远未得到满足的、和衣食住行一样属于生存需要的基本需求;二是表明医疗卫生比其它的社会服务事业更具有特殊性——世界各国对医疗卫生问题的处理方式差别之大,远远超过其他各类社会服务事业。这不仅是因为涉及医疗卫生领域的社会主体多且相互关系复杂,更是由于医疗卫生的内容和方法是构成一个物质的人和精神的人的基本物质,而这个基本物质与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历史、文化乃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