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民族主义及其发展趋势

  民族主义是预测21世纪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尽管有学者预言:“当20世纪末临近的时刻,全球化对民族国家是’好的共同体’ 这样一个现代的正统观念提出了挑战”。但冷战后民族主义浪潮的重新泛起,却使人们觉得这样乐观的预测未免太早,与此同时,对民族主义这种随着资本主义而产生,并随着现代国际体系的形成而扩展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给世界带来了空前的冲击的意识形态,它在未来一个世纪中将会有何种走向,很自然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民族主义的定义与分类

  任何一种意识形态的定义都涉及到极为广泛的层面,民族主义也不例外。在预测21世纪的民族主义的走向时,回顾对民族主义的性质的争论是十分有益的。 欧内斯特·盖尔纳认为,“民族主义主要是一种政治原则,它坚持政治与民族的单位必须一致”。甚至断言,没有现代的国家政权,就没有民族主义问题。汉斯·科恩则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心理状态,即个人对民族政权的忠诚高于一切。这种心理状态是同生养的他的的土地,本地的传统以及在这块土地上建立起来的权威等等联系在一起的。哈维丁·凯却认为,民族主义主要是一种自上而下创造出来的东西,是现代国家政权在近代初期欧洲西部地区的特殊的环境下长期行使权力而产生的。安东尼D·史密斯则认为民族主义是欧洲人渴望一个充满自由与正义的王国的产物,与千年王国运动有很密切的关系。著名诗人泰戈尔则认为,冲突与征服的精神是西方民族主义的根源和核心,它的基础不是社会合作,它已经演变成为一种完备的权力组织,而不是一种精神理想,泰戈尔甚至认为民族的概念是人类发明的一种最强烈的麻醉剂。“在这种麻醉剂的作用下,整个民族可以实行一整套最恶毒的利己主义计划,而一点也意识不到他们在道义上的堕落”。与此同时,汉亭·昂格则持相反的看法,他认为民族的概念就如同自由的概念一样,是一个光辉的字眼,并指出那些不合乎自由原则的所谓民族主义根本不是真正的民族主义。也有一些学者认为,虽然民族主义情绪早就存在,但只是到18-19世纪才发展成为要求每个民族都建立本民族的政权的政治原则。海恩斯则从四种含义上来解释民族主义:“第一,作为一种历史进程的民族主义,在这一过程中,民族主义成为创建民族主义国家政治联合体的支持力量;第二,作为一种理论的民族主义,它是提供给实际历史过程的理论、原则或观念;第三,民族主义包含着一种政治行动,如特定的政治党派的行动;第四,民族主义是一种情感,意指一个民族的成员对本民族国家有着超越于其他的忠诚。” 而按照马克思和列宁等人的论述,民族主义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意识,是一种对自己民族的偏爱。民族主义是可以分为进步与反动的两种类型的,但从本质上讲,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民族观的核心,因而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它会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而逐步消亡。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民族主义是一个外延和内涵都相当复杂的概念,正因如此,如果对民族主义的含义缺乏基本的共同理解,就无法对民族主义的未来走向进行有意义的预测。事实上,每一个学者都是在从不同的角度剖析民族主义的本质,强调民族主义的某一重要特征,因而,对民族主义的定义客观上已经分为了几个大类,而在研究中,人们总是喜欢将各种含义不同的“民族主义”放在一起进行分析和论述,这就使人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感觉。

  为避免这种语焉不详现象的出现,我们可以按各个学者强调的不同重点而将民族主义大致地分为以下几类:

  1,政治民族主义 政治民族主义就是把强调民族主义的政治属性放在第一位,这是民族主义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分类,实际上也是民族主义兴起的最显著的特征,其基本目标就是要求建立一个属于本民族的国家和政府,它与“追求国家身份”的政治实践紧密联系在一起,很多学者实际上也是将民族主义的这种政治属性放在第一位来进行论证的。“民族主义并不简单是指民族情感,而是指旨在促进社会生活的一体化,并通过群众动员来决定现代国家政治发展的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是“那种认为民族──国家具有伟大价值的群体意识,这一群体意识保证完全效忠于民族──国家。这一群体赞同民族──国家保持统一、独立和主权,以及追求某种广泛的相互可以接受的目标”。这些观点,都反映了将民族主义的政治属性放在第一位,而将其他的属性放在其次来考虑的倾向。由于政治民族主义追求着具体的建立主权国家的目标,所以很自然地带有分裂和暴力的倾向,在各类民族主义中,政治民族主义也是最有破坏力的一种。

  2,经济民族主义 经济民族主义是与政治民族主义相对而言的,一般认为,经济民族主义是指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拉美国家在50-60年代倡导的以经济独立为主要内容的民族主义。“那些尚未取得’现代化’或发达地位的国家,对于控制本国自然资源和经济命运的企图越来越警觉,并认识到这种必要性。这一现象的特点就是经济民族主义,它直接反映了这些国家经常抱怨的那种看法:它们虽然取得了政治主权与独立,但在经济上仍然是殖民地”。更为偏激的观点则是,经济民族主义是“某一政治制度对其地理疆界范围内的经济资源的开发,实行国家或私人控制的过程。它是国内资源由本国经济控制取代外国或多国经济控制的过程”。实际上,经济民族主义是一种在发展阶段上各个国家取得政治独立后必然产生的结果,即一个民族在完成自己取得独立的历史任务后,必须进一步发展自己的经济才能使自己真正地站起来。由于迄今为止,从宏观上看,现代民族主权国家仍是世界各国公民各种资源和财富分配的基本单位,所以,即便是西方发达国家,经济方面的民族主义也仍然十分强烈。但与政治民族主义略有不同的是,它一般不会引发暴力和战争,而多数以贸易战或经济摩擦之类的形式出现。

  3,文化民族主义 文化民族主义是指民族主义中那些强调要保持和发展本民族文化的因素,它主张以同质性的文化传统为纽带,力图建立民族认同的文化空间单位,并进而达到巩固或分解政治实体的结果。一些学者认为文化民族主义有如下三个特征:文化民族以文化整合、文化标志而显形;文化民族是一种非暴力非军事扩张的民族;文化民族具有“推崇文化”的内涵。由此而衍生的文化民族主义“反映了一种认为本民族文化和历史传统精神高于优于别人的居高临下的态度”。文化民族主义在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中往往有不同的反映。一般而言,处于发展的低级阶段的文化民族主义,往往带有很强烈的防卫心理,由于在经济和政治等方面无法与更为发达的国家进行比较,只能以一种文化方面的“优越感”来保持或恢复民族自尊心。所以,落后国家的文化民族主义在脆弱的心理防线后面掩盖着的往往是一种自卑,是一种无法在其他方面与发达国家进行较量的自卑。相反,发达国家的文化民族主义则是以另一种方式出现,那就是利用自己的经济和政治优势进行各种形式的文化“输出”,即所谓的“文化殖民”。因此,文化民族主义在不同国家的表现形式与前两种类型的民族主义相比,具有很大的区别。但总的来讲,文化民族主义一般也不会引发暴力和战争。只有当它与政治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时,才会具有破坏性的威力。

  当然,无论何种民族主义,都具有民族主义最基本的一些特性,但由于所强调的层面不同,因而其产生的社会和政治后果也有很大的不同。也可以这样认为,一个民族的民族主义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重点,而围绕着这些重点,民族主义也就往往强调自己不同的层面。也正因如此,我们在分析和预测民族主义的发展前景时,把握各类民族主义的既相互联系又有所区别的特点,就十分必要了。

  各类民族主义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中的不同表现

  在对民族主义进行了这样简要的分类后,我们就可以对民族主义在不同国家的不同表现进行归类和分析了。

  1,首先,从政治民族主义的层次分析,它是发展起步阶段所产生的一种主要的社会现象,它所追求的民族国家实体的建立,往往带来剧烈地震荡。按西方学者的观点,民族与国家是两个相互交错但并不相同的概念。民族主要强调种族、心理和文化的特征,而后者则纯粹是一个法律和政治的概念。要使这两者完全吻合,即在一个法律和政治实体的国家中,只能有同一种族、文化、语言乃至宗教都完全一致的国家公民,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是日本这样一个被认为是单一民族的国家,也仍然存在着一些数量极少的少数民族。然而,建立现代独立的民族国家,又是一个民族在迈向现代社会中的一个几乎无法回避的过程。于是,在世界近现代历史上,各个民族为了建立自己独立的民族国家而引发了一次次激烈地冲突。最初为欧美各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逐步地扩展到了整个世界。因而,一些学者认为民族主义与国家增生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建立民族国家的过程中,可以说政治民族主义占据了主要的位置(当然并不排除其他种类的民族主义所起的作用),同时,在世界各地能引发最激烈冲突的事件也几乎都与政治民族主义有关。所以,在谈到民族主义的暴力倾向时,应该说主要是指政治民族主义。实际上,只要民族主义没有发展到要求建立独立的主权国家这一步,矛盾就不会激化到使用暴力的程度。也就是说,引发各地暴力冲突乃至战争,使得国际社会动荡不安的,主要是政治民族主义。 由于西方发达国家早已完成了民族国家创建的过程,并且其政治经济发展逐渐出现趋同的趋势,所以政治民族主义的色彩已经淡化。与世界其余地区相比,这一地区不仅没有因为民族主义问题引发激烈的冲突,相反倒是开始出现了区域性联合的趋势,如欧共体近年来的发展趋势就证明了这一点。在这里,民族主义并没有消亡,但它更多地体现为一种文化上的民族主义,也就是说民族主义主要体现为一种文化上的特色与自豪感,这种文化民族主义并不过多地影响社会的稳定与发展,甚至还有利于社会向更高层次上的发展。比如法国近年来为了振兴法语在世界法语区的影响,就大量地投资资助各地举办各类的法语学校。不管其主观用意如何,在客观上促进了世界各民族在文化上的相互沟通和了解。当然,欧共体中的经济民族主义倾向仍然十分强烈,但这也主要体现在贸易和其他纯经济的领域内,如欧共体内部关于对英国疯牛肉的进口问题以及美国与欧共体的贸易争端等等。但总的来讲,这类争端已经不会再以战争的方式出现,我想这一点应该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因此,可以说,在发达国家,纯粹的政治民族主义已经退居其次,而文化和经济的民族主义开始占据了中心的位置。也正因如此,民族主义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中已不大可能再引发大规模的武装冲突。

  2,发展中国家由于处于各种不同的发展阶段上,各类民族主义的影响和作用也不尽相同,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争取独立的挽救民族危亡式的应急型民族主义在各国都已经基本结束。尽管如此,由于种种历史、种族和地理的因素,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内部冲突仍很激烈。这其中的原因,第一是由于一些发展中国家本身就是殖民主义的产物,如非洲一些国家,其疆界的划定完全是按殖民者的利益来决定的。因此,这些国家本身就缺乏社会的整合性,近来非洲中部的一些国家发生各种族之间的血腥屠杀,就是这种“人造国家”的后遗症的显现。其二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较为落后,而同一国家中地区差别又很大,如果这些差别正好与种族的居住区域相同,就很容易引发冲突。如60年代尼日利亚伊博人与北部落后地区民众所引发的冲突,严重地阻碍了国家的发展。然而,除极少数国家外,发展中国家各种地区冲突中的民族主义主要为各种经济利益和宗教信仰等问题为支撑点,完全要求建立独立主权国家的冲突却不多,其具体的指向也不是十分明确,比如近年来非洲中部一些国家的大规模种族屠杀,其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可能连当事者自己也不十分清楚,正因如此,这类冲突也就越加激烈,而问题的解决似乎也就遥遥无期。

  3,从发达国家的历史看,民族主义是一种发展阶段上的问题,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有不同的表现。最先建立民族国家的国家,都先后在世界上建立了自己的某类业绩,由于不同民族都试图建立自己的独立的主权国家而产生了若干民族国家,这种建立一般都造成了原有国家的分裂和强烈的暴力。在这一发展阶段上,政治民族主义为先导,同时也混合着文化民族主义,对建立民族主权国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由于这类民族主权国家是资本主义现代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是现代化的“带步人”,所以,在发展的初期,建立这种类型的民族国家是完全必要的。但总的来看,随着世界经济水平的总体发展,这类民族主义所造成的分裂效应在逐步减弱。不仅发达国家出现了区域性的联合趋势,如欧共体,而且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开始尝试着相互的联合,如北美地区,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就开始了区域性的经济联合,而一些发展中国家,在经济的逐步起飞后,也开始了区域性的联合,如东盟和拉丁美洲国家,大家都在寻求一种经济合作的有效途径,以前各民族之间的矛盾尽管没有消除,然而在发展经济这样一个共同的目标下,其他的矛盾应该说都退居次要的位置了。从这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尽管在世界各地由于发展的程度和阶段不同,但以考虑经济发展利益为主要特征的民族主义已开始在世界各国上升为一种主导型的意识形态,经济民族主义已逐步成为民族主义的主要形式,而政治民族主义则开始退居次要的地位。当然,由于政治与经济的密切关系,各种政治手段也可以调用来为经济目的服务,而这更突出了以经济为中心的特点。 21世纪民族主义发展的若干趋势

  在对民族主义进行了分类并对其各种分类在发展阶段上的表现作了概括性的分析后,我们就可以对21世纪的民族主义发展作一个较为客观的预测了。

  1,在一些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的国家中,多民族国家内部很可能还会引起进一步的分裂,并引发一些冲突,但在多数现存国家内,民族问题虽然会继续存在,却不会再成为社会主要关注的问题。实际上,从本世纪的情况来看,要在原有的多民族国家内试图取得独立主权国家的民族主义运动,其能量已经大体上爆发出来,并且在世界各地的冲突中也已经让世人感到了它们的政治能量,如果这种政治能量以及一些其他的国际因素使其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建立民族主权国家的话,那么我们在今天的世界政治地图上就应该可以看到它们的雏形,如果至今尚未见到这种雏形,这种民族主义是否能够进一步引起原有国家的分裂就是一件令人怀疑的事了。

  2,现有的多民族国家是否一定会继续分裂也是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事实上,这些多民族国家“共同体”(即其疆界内)内部的长期发展能够逐步融合原有民族间的一些裂痕,使其即使要想分离,也十分困难。如前苏联的解体,尽管由于一些地区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仍在引起一些冲突,但大部分独联体国家由于在过去长期发展中所具有的经济和社会方面的联系及其利益的一致性而不可能与俄罗斯脱钩,最近,白俄罗斯和中亚一些国家,都开始了与俄罗斯在各方面的紧密合作并主张在某些方面恢复到前苏联的水平。这就证明在一个长期发展的共同体中,民族主义情绪所引起的分离行为已经受到了很多方面的制约,而不可能如同19世纪和20世纪中期那样一些政治领袖人物可以以民族主义为旗帜而轻易地将群众动员起来了。

  3,经济发展需要一定的规模,这是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践一再证明了的。“一般来说,技术方面的经济效果决定实际生产单位的规模,……在技术的规模经济大的地方,当典型的生产单位的规模也相应地较大”。随着新技术的发展,规模经济越来越成为一个国家制定经济发展政策需要考虑的主要因素。甚至一些由于国土原因而影响规模经济的国家和地区,如新加坡等,都不得不将自己的大量资金转入跨国公司的发展,以使其形成规模效应。而民族主义所引起的国家分裂已经使很多原来的较大的国家解体而分成了更小的国家,当其规模已经不适应经济的发展时,其分裂的势头将会受到遏制。从20世纪的实践看,大部分需要分裂并有能量分裂的多民族国家已经分裂到了它的基本底线,也就是说进一步的分裂已经直接危及了人们基本的经济利益,所以,在这些国家和地区,进一步分裂的余地已经很小。相反,由于经济发展的共同利益,一部分国家已经开始了新的组合。

  4,具有实力的大的多民族国家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维护自己的国家,实际上,大的多民族国家能够存在到21世纪,就证明了其生存能力与合理性。也就是说,在本世纪仍然没有取得建立独立民族主权国家的民族,在未来的世纪中,要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在冷战后民族主义引发的新一轮暴力冲突的高潮,实际上是由于整个国际体系失去原有的控制体系而新的控制体系又尚未建立,才给本世纪残存的民族主义因素提供的最后一次的爆发机遇。在这种表面的高潮后面,我们当然不能说民族主义的能量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但至少也可以这样认为,这并不是意味着民族主义将会在未来的一个世纪独领风骚。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看,民族主义在其发展过程中先后经历过三次高潮:第一次是由西方的现代化进程而开始的,随着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的成功,欧美各国开始了先建立主权民族国家,然后进行工业化的历程,其结果是在西方(即基督教文化圈内)出现了第一批现代民族国家;第二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随着西方殖民大国的衰落,原来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开始了争取独立、建立民族主权国家的高潮,其后果是形成了当今的第三世界国家;第三次则是在冷战结束之后,原来因为两个超级大国的制约而被压抑的一些剩余的民族主义能量再次得到了爆发的机会,但这次浪潮中产生的稳定的民族主权国家并不多,相反,只是在各地引起了更大的动荡和武装冲突。因此,对这一次民族主义浪潮所引起政治和社会后果,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从民族主义在世界历史上发生的三次大的浪潮来看,民族主义的总体高潮已经过去,目前的这一次民族主义浪潮尽管不能说它是强弩之末,但却至少可以肯定它不会是新一轮民族主义浪潮出现的前奏。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对现存的多民族国家而言,只要进一步加强民族间经济的均衡发展,通过国家政权的能力强化各民族的共同体认识,不执行冲动的、过激的或短视的政策,这些多民族国家应该能够以一种区域性经济联合体的形式进一步彻底地整合自己的社会。前苏联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不是政策上的失误,尤其是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苏共领导对党的领导的削弱和对红军的冷漠,在经济改革尚未取得成效时就盲目推行所谓的公开化和民主化,本来是可以避免其解体的命运的。从目前区域经济联合的势头看,不仅前苏联的各个共和国有重新联合的趋势,其他经济处于发展上升势头的国家和地区的联合也成为一种主流。

  因此,可以预测的是,在21世纪,民族主义会继续存在并在一定的区域内产生很大的影响,但不会再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潮流,在经济最为发达的区域更是如此。 5,超级大国的干预所引发的区域性民族主义问题依然会存在。比如,在前苏联问题上,美国就利用乌克兰和乌兹别克的分裂行动来牵制俄罗斯;对中国,也是利用所谓的西藏问题,以及其他一些少数民族问题和台湾独立来给我们制造麻烦。在世界的其余地区,西方国家一般也是从它们自身的利益出发来决定是否支持或是反对某一地区的民族主义运动。这就给民族主义的发展增加了若干变数。对此,我们应该有高度的警惕。在当今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由于历史的因素,都很难成为完全的单一民族国家,所以,过分地强调“民族国家”的利益并不可取,更应该强调的是“主权国家”这一概念,即现存的每一个主权国家,都应该维护它自身的利益和合法权益,即维护它的领土完整,它的主权不受侵犯,它的内部事务不受外国干涉,它的经济发展权益应该受到尊重,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它的“民族问题”也应该由它自己来处理和解决。换言之,所有的主权国家应该强调的是自己本国内“全体公民”的利益,而不是单独的民族利益。所有的主权国家都应该在经济发展的主流趋势中,加强本国内各民族的融合,以一种新的经济和文化共同体的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上。

  总的来讲,非理性的激情型的民族主义在20世纪已经充分地爆发出了它的政治能量,在21世纪,它不会再有20世纪的声势,但很可能成为超级大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用于操纵和干预发展中国家的一种工具。而当它成为这样一种工具时,民族主义本来的意义也许就会不复存在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人类安全概念变化的转折点

9月11日在美国出现的一系列爆炸事件(events of September 11, 2001),使世界震惊,同样,它也引发人们相应的思考: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这是自海湾战争以后,对人类安全观念的一次最大的挑战。对美国而言,它应该意味着对现行的政策以及支撑这些政策的原则进行彻底的反思。首先,NMD的计划被证明应付这一类的事件是无能为力的。无论NMD怎样发展和完善,它都无法对付类似的袭击行动,美国官方人士自己在爆炸后也承认了这一点。事实上,NMD的一个基本前提是,一个敌对国家公开对美国宣战,才会有这样的袭击和应付这样袭击的防御体系。然而,从冷战后的情……去看看

躲避崇高

“五四”以来,我们的作家虽然屡有可怕的分歧与斗争,但在几个基本点上其实常常是一致的。他们中有许多人有一种救国救民、教育读者的责任感:或启蒙;或疗救,或团结人民鼓舞人民打击敌人声讨敌人,或歌颂光明,或暴露黑暗,或呼唤英雄,或鞭挞丑类……他们实际上确认自己的知识、审美品质、道德力量、精神境界、更不要说是政治的自觉了,是高于一般读者的。他们的任务他们的使命是把读者也拉到推到煽动到说服到同样高的境界中来。如果他们承认自己的境界也时有不高,有一种讲法是至少在运笔的瞬间要“升华”到高境界来。写作的过程是一个升……去看看

当代农民利益表达形式的转型

原载《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05年10月号/总第九十一期  官僚帝国与小农个体的不平等博弈  历史上,中国是一个行政权力主导一切的国家。自秦帝国大一统局面形成以来,超强行政权力在此后两千余年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和渗透虽偶有松弛,如魏晋南北朝时期士族大家的兴盛及与国家政权的对抗,但在绝大数时间里,国家维持了对整个社会生活的绝对控制,农村社会当然也不例外。但对於这一问题,长期以来国内外学术界却形成了这样一种认识范式,即:「在中国,三代之始,虽无地方自治之名,然却有地方自治之实。自隋朝中叶以降,直到清代,国家实行郡县制,……去看看

大众时代的时尚迷狂

【内容提要】资本主义精神和体制的逐步完善催发了大众时代的孕育和生成,而导源于古希腊的自然秩序的观念在其中也扮演了同等重要的角色。大众时代的“ 拟像秩序”的基本特征在于“能指”蜕变为“能指的自我指涉体系”。符号消费因此成为大众时代基本的生活风格和生存体验。论文最后展示了大众时代的大众其自我救赎的几种可能的途径。      一切时代的人类个体或群体都固执而雄辩地认定自己所生活的时代就是“现代时代”,而人类历史的演进本质上是一切片段的现代时代被强制叠加的过程。历史的评判不过是就近的现代时……去看看

论中国社会中的“典型”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百所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北京100872)  摘要:本文从政治社会学角度对中国社会中常见的“树典型”现象做了初步分析。本文认为,“树典型”是在“中心—边陲”的二元社会结构下,政治权威为了加强对基层社会的动员、控制和整合而采取的一种社会治理策略和技术。为此,典型需要同时扮演尊者、亲者和贤者等三种角色。为了达到这一角色要求,政治权威往往需要对典型进行某种程度塑造。由于政治权力的高度集中,典型与政治权威的关系往往会发生从同志关系向庇护主……去看看

社会转型与政治体制功能的战略性调整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农村调查》一文中指出,“当前,我们正在从一个乡土社会进入到一个现代化的社会。这个变化简直太生动了!从每一个社会细胞里面,即每一个家庭里面,都能看到这样的变化。”实际上,这一变化就是中国社会的转型,即由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转变。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和渐进改革的社会存量之累积性增加,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日渐凸显。在社会转型期,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与软着陆从根本上取决于政治体制的功能调适。   一、 社会转型的政治分析   党的十五大指出,“社会主义初级阶……去看看

莫理循眼中的袁世凯

莫里循为何许人也?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上半叶,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现在北京著名的王府井大街在1949年前就叫做“莫理循大街”(Morrison Street)。一条街道能用一个人的名字来命名,可见这个人的影响力在当时是多么的巨大啊!可如今,大家对莫理循这个名字已经陌生了,“莫理循大街”也渐渐被人们遗忘了。莫理循,澳大利亚人,1897年,莫理循以伦敦《泰晤士报》记者的身份来到北京,在中国度过了二十多年,直到1919年才离开中国。 一   1908年11月,光绪皇帝、慈禧太后相继去世,溥仪继承皇位,其父被指定为摄政王。摄政王对……去看看

印度乡村治理考察报告

原载《转轨通讯》2006年第1-2期  「内容提要」近年来,中印经济高速增长成为世界上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今年年初,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06年年会上,中国和印度经济的崛起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成为会议最热门的话题。  中印同属发展中国家,同样是转型中的人口大国,同样面临着复杂的“三农”问题。毫无疑问,彼此间增进了解,相互借鉴,是十分有意义的。为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组成了以执行院长迟福林为团长的印度乡村治理考察团,于2006年2月13~23日就乡村治理问题对印度进行了为期10天的考察。  考察团一行6人在德里和加尔各答两……去看看

十年来“大跃进”研究若干问题综述

原载《当代中国史研究》2006年第2期  [关键词]“大跃进”;研究综述;1995年以来  [作者简介]李庆刚,博士,讲师,中共中央党校党史部,100091.  作为一个时期和社会运动的“大跃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中的一个热点。1995年,谢春涛发表的《“大跃进”运动研究述评》一文,就学术界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对“大跃进”运动的研究情况,作了综述。[1]本文拟就1995年以来学术界有关“大跃进”研究的新的学术观点作一综述。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文章篇幅及本人视野……去看看

城市低保群体的社会经济特征及低保救助制度

原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5年第5期  「作者简介」梅建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副教授,博士(湖北武汉430060);  刘频频,武汉科技大学文法与科技学院硕士生。(湖北武汉430081)  「内容提要」近年来,随着国家“应保尽保”政策的逐步落实,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的人数在急剧扩张。我国低保群体生活状况及生活条件仍然堪忧,但低保群体对政府的低保政策普遍持满意态度。当前应从主要关注效率转移到公平与效率并重上来,通过建立综合性的城市扶贫救助体系尽可能缓解城市贫困。  「关键词」低保群体/低保政策/公平与……去看看

走出绩效管理的误区

注重关键指标的考核,考核不仅是对指标、结果的考核,更应该对工作过程工作中的表现行为进行考核,绩效考核更多应该是偏向激励,实施以后应该保持薪金的总体水平没有大幅变动,绩效好的员工的薪金一定比以前高才是成功的绩效管理等等,相信读者对作者的观点会有很多的认同   随着人在企业中的地位的不断上升,人力资源管理进一步成为企业管理中的关键。绩效管理作为整个企业激励体制的基础,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人力资源管理的关键。但在这个关键领域,却存在着不少的误区。   误区一:绩效管理的目的是扣减绩效工资   当绩效管理遭……去看看

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中国传统中知识分子向来不乏“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史》的“自序二”中说,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乃吾一切先哲著书立说之宗旨”。在今天,这种说法仍有极大的价值,其道德教化的意义可以淡化,即道德姿态必须放低,不能一切从道德立场出发,而其忧国忧民的情怀,其对社会责任的自觉则必须强化。中国的知识分子在本世纪五六十年代经历了一场空前的浩劫。由“反右”而“文革”,对知识分子来说都是灾难性的运动。批胡适可视为前“反右”运动。在近现代中国,我……去看看

市场过渡期个人代内流动中家庭背景影响的消长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邮编430074)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02BSH029)成果之一  内容提要:由于人的遗传属性以及不同家庭在各类有价值资源的占有量上有差异,家庭背景对个人初职地位的影响存在一定必然性,在市场过渡期,由于企业有了自身利益追求以及受到市场竞争的约束,加上改革的全方位推进,用人单位在调整个人工作岗位时更加重视人的知识与能力,这会导致在个人的代内流动中家庭背景对个人职业地位影响的挤出,对武汉市,杭州市2766名城市居民个人职业地位获得情况的分析证实了“挤出假说”的真实性。  一、问题的提出 ……去看看

三年困难时期代食品运动探微

[摘要]三年困难时期,面对普遍的缺粮问题,中共中央号召全国城乡人民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代食品运动。在农村,代食品的生产主要利用农作物的秆、叶、皮等和采集到的野生植物;城市的代食品生产则以小球藻和合成类代食品为主。代食品运动是一项重要的救灾度荒措施,但代食品在从精神上缓解人们对饥饿的恐惧方面所起的作用要比它在填充肚皮方面的作用更大一些。  [关键词]三年困难时期/代食品运动/小秋收  在中国大多数人解决了温饱问题并向小康社会迈进的时候,许多人也许已经淡忘了40多年前席卷全国的代食品运动。在1959&mda……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