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选举看大陆民主化的道路选择

  公元2000年3月18日,在大陆和台湾长期执政的国民党,终于因失去绝大多数选民的支持而失去了执政地位。台湾此次选举所带来的政党更替为我们反思大陆的民主化道路提供的特别重要的素材。

  在非民主社会,尤其是在一党独大的威权社会,执政党自身是否愿意民主化往往是一个社会能否成功地实现民主化转型的关键。在台湾,民主化转型就是与由蒋经国、李登辉所领导的国民党的顺应和配合分不开的。

  然而,在大陆,执政党有可能、有意愿去扮演类似的角色吗?很多人的答案是非常肯定的,认为只有依靠大陆执政党内部的民主派,才能推动大陆的民主化进程。网上的一篇文章中所提供的理由包括:

  在客观上,只有中国共产党才实际具备全民族各阶层的代表性和动员力。数千万党员分布于社会各个角落。

  从组织的发达程度、人才素质的程度和对政治资源控制的程度来讲,中国共产党都具备了一个一元化集权政党向多元化民主体系中的主流政党转变的条件。它不是政治制度中纯粹意义上的党派,而是一切政治资源的代名词。它已经不再是一个具有统一意志的超级怪物,而是一个派系林立、关系复杂的利益综合体。

  当它发现它的根本利益取决于自己在推动民主化中的地位时,党内的民主派就会逐渐起到主导地位。无论未来中国共产党以民主派为主导走入民主或民主派从党内萌发进而分裂导入民主,中国共产党党内民主派将是未来民主发展的主流。

  从主观上讲,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对自己的前途和社会发展趋势的认识应当比任何局外人都会更加清楚。对于民主化这一生死攸关的问题不可能不做出全盘的思考。

  沿着这条先执政党民主化再全社会民主化的思路,有人主张,在中国全面推行民主难度太大,或许可以在党内先实行民主,让少数人(执政党员)先民主起来。

  民主是大势所趋,但中国的国民素质以及中国社会生产力发展之不均衡,中国的民主进程必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民主化中国只能从党内开始,把党内各级领导干部从上级任命转为党员选举,这是中国民主进程的关键。

  这可以分步走,先从镇级、再县级党委逐步推开,实行真正的竞选。其主张是在党内允许成立不同的派别,在没有可能实行两(多)党制的情况下,先实现两(多)派制,同时党内的各级领导职务由名符其实的选举方式产生。类似的思路还有,如让东部沿海地区一部分先富裕起来的省份先民主起来等等。

  如果执政党内部民主了,全社会的民主当然有希望。这一思路的灵感是来自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经济主张。因此,也有人建议中国共产党改名为中国社会民主党,进而通过逐步改变执政党的性质和执政党的民主化。

  在非民主社会,人们常常把希望寄托在执政的政党身上,指望通过执政党先行实现自身的民主化从而来带动整个社会的民主化。然而,这样的良好愿望常常被冷峻的现实所拒绝。正如这次国民党的失败不是外部的原因,而是基于其自身的原因。

  这个原因就是对外不相信民意,对内打击反映民意或代表民意的任何可能和力量。国民党这次大选之败,败在党内不民主,败在党主席权威愈来愈大以至听不得别人的不同意见,败在把个人意志凌驾于所有党员之上。

  国民党号称推动了台湾的民主政治,但是国民党内部的民主化程度却十分原始。即使是最近的12年,一人的意志几乎决定了党的权力结构与政策路线,党内的民主机制形同虚设,无论是总统提名或修宪方向,国民党决策者面对党内不同的意见,即便是声音再卑微,也都以敌我矛盾对待,中间少有妥协包容空间。

  国民党成了党主席的政治工具,俨然成为一人党、一言堂,变成家长制,坐失了转型为民主政党的契机。

  总之,国民党拒绝随着台湾社会的民主化而同步民主化。国民党的落选表明,民主社会中的不民主政党,终将被民主社会所淘汰。

  要国民党与台湾社会同步民主化尚且做不到,怎么能指望国民党先于台湾社会的民主化而先行主动地民主化呢?台湾海峡两岸的执政党都是按照列宁主义的建党模式建立的,其弊端也大致相同,只有程度的差异。所以,要这样的政党先于社会实现民主化之难,在国民党自身的民主化之难上可见一斑。

  台湾的经验则表明,起源于民主化之前的独大的执政党自身缺乏民主化的动力,非民主社会实现民主化的阻力,不是普通民众,恰恰是执政党和统治者自身。

  即使社会上民主了,执政党的民主化仍然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指望执政党在实现民主上“身先士卒”了。这种思路固然愿望良好,但其难度可能比让整个社会都民主起来的难度更大。就算是行得通,民主却又变成了只有执政党员才有资格享受的特权,这合乎民主的本意吗?在中国,毕竟绝大多数人在执政党之外。

  对国民党的落选可以从中得出两个截然不同的教训:一种教训是国民党的错误是在允许社会中实行民主之后拒绝在自身内部实现民主,因此从这一教训中得出的结论是,不仅应在社会中实行民主,而且要在政党内部实行民主。另一种教训是既不应该在政党内部实现民主,更不应该在社会中实现民主。

  据《南华早报》4月21日报导,大陆执政党的决策层,从国民党因败选沦为在野党中得出的教训是,正是蒋经国开始的改革措施,给人民太多的政治权力,导致了国民党的最终失败。共产党要避免重蹈国民党的覆辙,就决不能效仿其开放党禁、报禁等政治开放的做法,并决定搁置大陆的政治改革。

  于是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陷入了两难的局面:执政党是最有潜力的、甚至是最难以取代的民主化力量,另一方面,其领导人又断然否定了在社会与该党内部实行民主化的可能性。这就似乎使大陆的民主化陷入了无解的僵局。

  从台湾的经验与大陆的现状看,可能的解也许在于:欢迎独大政党的民主化,但是不能把全部的赌注押在执政党自身民主化之上。有时候,也许只有搁置希望才能兑现希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宪法修正案对非公有制经济和私有财产的规定

第一部分:宪法修正案对非公有制经济保护的规定  张广兴教授:今天的讲座由梁慧星教授来讲宪法修正案关于私有财产的保护。梁慧星教授大家景仰已久。他现在是《法学研究》的主编,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是私法研究中心主任,也是本届的全国政协委员。下面欢迎梁教授给我们作讲座。  研究生院也是我的学校,所以说到研究生院作讲座是很高兴的事。现在我讲的是宪法修正案对非公有制经济和公民私有财产的规定。这个题目是讲两个条文,宪法修正案修改的内容有十几项,其中有两个条文是和民法关系密切的,就是11条和13条。  我首先讲第……去看看

联邦制度的中国特色:1923年民国宪法

作者单位:上海大学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内容提要] 所谓政治人才,就是系统掌握政治专业知识,能够创造性地为社会提供专门政治产品,并做出了重大贡献的杰出人物,越是发达的社会,社会对政治人才的需求越是迫切,社会为政治人才提供的就业空间越是广阔,而政治人才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也必然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日益增强,可以说,政治人才的类型、素质、服务能力、就业市场和贡献大小等已经成为衡量社会发展程度的重要标志。我国已经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新阶段,政治和政治人才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势必会一天天地……去看看

是什么妨碍了我们致富?

这次沂蒙调研活动走了500里,调查范围涉及三县;他们是平邑县、蒙阴县、沂源县,考察了五个村子(平邑县的泉水峪、本箱峪,蒙阴县的张家楼村、荆汶,沂源县的东高庄村)。重点调查了三个村子(车箱峪、张家楼、荆汶)。其中最为值得关注的还是张家楼和荆汶村的情况。当我们问及哪个村是当地最贫困的村时,老乡告诉我们,就是张家楼和荆汶这两个村子。由于穷山恶水的太行山的影响,也由于先前的车厢峪、泉水峪的贫瘠而荒凉还历历在目,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青山果园与碧绿的湖水中环抱的那个张家楼村能是该县最穷的村子。张家楼的自然情况一点也……去看看

农业科技投入增加的制约条件与相关因素分析

摘要:以粮食为基本对象,分析了当前农业问题的相关背景,阐述了与技术进步相关的条件制约因素,并分析了农业技术进步和政府投入的国情约束和制度障碍。指出中国的农业技术和投入政策研究,不能遵循国际通行的农业现代化理论,当务之急还是大包干以后提出,但至今没有解决的“有中国特色”的老问题:即如何重新建立适合小农村社会经济基础的科技服务系统。   关键词:农业;科技 ;投入; 条件;分析   进入新世纪的第一年,中国有两个重要情况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   一是中国加入WTO谈判曾经在2000年初受阻于农业补贴,引发争议的原因之一是……去看看

论集权与分权交互运作的农村教育投资机制及其政策调适

原载《教育理论与实践》2005年第1期  「作者简介」曲绍卫,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北京科技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北京100008)  陈东生,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济南市教育局副局长。(北京100008)  「内容提要」国际教育体制改革的发展总趋势是在集权体制下增加适当的分权成分,在分权体制下增加一定的集权要素。从我国农村义务教育的实际发展态势看,国家对教育投资和管理的权限不应是“平行下位移动”,理应是以地方分权为主体和国家集权调控交互运作的有效机制,应当是“以县为主”的农村义务教育投资……去看看

修改宪法与公民教育

今年开年以后,中国的第一件大事恐怕无过于中共中央在1月22日向全国人大提出的要又一次修改宪法的建议了。我们的国家已定下了建设“法治国”的目标。   宪法正是法治国的根本。   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50年前成立,在1954年制定第一部宪法以来,已经先后制定了四部宪法。国体未变,法统未变,而宪法改订如此频繁,可以说是世界史上罕见的,这反映了中国政局的动荡。中国的第二、第三部宪法是在1975年和1978年制定的,那正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大动荡及其余波未绝的时期。   1982年制订现行宪法以来,也已经过两次修改,这次要进行的……去看看

自由主义:贵族的还是平民的?

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思想的一个基本轨迹,大体上是从八十年代末开始的批判激进主义思潮出发,日益走向保守主义甚至极端保守主义。这种保守主义的基本形态则往往表现为以自由主义之名贬低和否定民主与平等,其结果是把所谓的“自由”更多地理解成了一种少数人享有的  “特权”,而不是所有人具有的“权利”。事实上,今日许多知识分子对自由主义的高谈阔论主要谈的是老板的自由加知识人的自由,亦即是富人的自由、强人的自由、能人的自由,与此同时则闭口不谈自由主义权利理论的出发点是所有的人的权利,而且为此要特别强调那些无力保护……去看看

美国之后:西方正在被超越吗?

吴万伟 译  每隔一段时间,一个宏大的主题就会抓住世界的想象力,至少一直到更新的、更有说服力的主题或事件代替之前。在政策思想库、大学、外交机构、公司董事会、报纸编辑部、国际会议中心等出现的最新一个主题是美国的全球主宰时代已经结束,新的强国,如中国、印度、俄罗斯等被看作替代者。这个观点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有很多的市场。  所有大帝国都通过预测即将出现的垮台而得到人们高度的重视。或许如希腊诗人康斯坦丁·卡瓦菲(Constantine Cavafy)在诗歌“等待野蛮人”中说的,帝国需要危机意识给它们提供继续前进的……去看看

什么是“中国特色之人权”?

★人权是一种绝对权利  一直到现在为止,人类最大的利益仍是国家利益。对内对外,都高于一切,过去的历史如此,在短暂的未来,也会如此。可是,一种新的思潮兴起,发现国家利益之下,人类还有一种共同的更高层面的利益,远超过国家和国家保护下的民主利益。在很久以前,人类就有一种自觉,自觉他独立于其他动物之外,而最近一次自觉则是,人类内部,人与人之间的问题,远超过对其他动物和大自然的问题,如果不获得公平的解决,人类凭著自己的智慧,所制造出来的灾难,将使人类毁灭。  法国大革命使这个问题获得初步答案,那就是自由、平等、博爱三项最基本……去看看

试论社会主义公法体系的建立

依法治国,厉行宪政是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崇高目标,其目的在于规范国家权力运行,保障公民的权利与尊严,实现政治的法律化。在现代法治社会,承载这一实践使命的不仅包括宪法,还包括其它法律学科。我国法制现代化的历史流变过程虽然曾经深受大陆法系国家公法传统的浸染和影响,但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曲折的宪政实践一度中断了这一历史延续进程。今天,法治国家建设目标的确立需要建立具有较强理论与实践包容能力的社会主义公法体系,为我国宪政建设提供更为坚实与深厚的法律规范与理论支持。  一. 公法体系传统的确立与内涵  ……去看看

成也江湖,败也江湖

中国历史上有过许多的朝代,这些朝代或长或短,有时是一个朝代“一统天下” ,有时是几个朝代同时并存。不管它们具体的情形如何,有一点却是共同的,就是每一个朝代都不能做到像统治者所期望的那样“垂万亿之统绪”,最后总不免于灭亡一途。虽然,灭亡的原因常常因为不同的朝代而有所不同,但所有的朝代都不可避免地有着这样相同的结局,看来其中是有着某种必然性的。如果说是因为统治者疏于防范而致灭亡,显然是大谬不然,因为所有的统治者念兹在兹、时刻警醒于心的,就是保有江山。   这种必然性是什么呢?余英时先生说:“中国的政治传统中一……去看看

论现阶段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转型与重构

[摘要]与许多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一样,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在过去20年中也经历了重大的转型。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转型与发展是以其长期的传统为背景,在当代市场经济转型和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下进行的。本文在总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保障制度转型与发展的基础上,分析了当前存在的问题与困难,以及进一步重构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必要性及主要议题。  关键词:中国、社会保障、转型、重构  在过去20年里,随着中国市场经济转型和受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中国社会保障制度也经历了重大的改革与制度转型。但是,过去20年里的改革受新……去看看

加快开放民营银行的步伐

最大的风险是因为害怕风险而裹足不前  有个笑话说,经济学家喜欢标新立异,三个经济学家有五个观点。可是,在讨论金融改革时却有些反常。无论经济学家们在其他问题上的看法有多么大的分歧,在开放民营银行这一点上表现出了高度一致。自从2000年夏以来,经济学界开过很多次会,几乎一致认为应当尽快开放民营银行。但是,金融当局就是没有反应。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一个“拖”字,让人摸不到头脑。最近,读了王自力博士的文章“民营银行应当缓行”,它比较准确地反应了金融官员们对开放民营银行的观点。王自力博士能够挺身而出,唱唱反调,是要……去看看

方言-民族-国家

通常,处于强势的文化 / 国家 / 民族,总是倾向于提倡“普遍主义”或“世界主义”,这里面当然有强者应该有的自信,不过也有  对弱者的不自觉歧视。比如当年秦始皇,在“书同文”、“行同伦”、“车同轨”之外,甚至连钱币也得用我的,秤砣轻重都要  一律,这倒不关秦始皇个人的野心和气魄,也未必是有意的要修理六国,强势的侵略,如果“侵略”两字不含褒贬意,也不带有  铁马金戈,刀光剑影,其实就是这么回事。今天换了个时髦的名称,好像叫作“文化帝国主义”,通常,强者对于弱者、中心对  于边缘的权力压迫,就是通过“文化帝国主义”的方式进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