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额究竟有多大

——1993-2002年的实证分析

  (东南大学经管学院,江苏南京210009)

  原载《中国软科学》2004年第8期

  摘要:中国和美国对双边贸易不平衡额问题的估计存在着很大的分歧,这种分歧已逐渐成为双边贸易摩擦的主要根源之一。2002年中国数据显示对美贸易顺差为427亿美元,而美国数据显示对华贸易逆差为1031亿美元,二者的差距高达604亿美元,那么哪组数据是正确的呢?我们认为二者都不完全准确。本文对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从计价方法、香港转口贸易、服务贸易、加工贸易等多个角度进行了实证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对不平衡额数据提供了估计。

  关键词:双边贸易;顺差;逆差;贸易不平衡

  *标题注释:选择该时间段进行研究的理由是,一是自1993年开始,中国对美贸易出现顺差并延续至今;二是美国学者一般认为,自1993年以后中国才对出口香港和经香港转出口美国分别进行记录,而在此前则没有考虑统计香港转口美国问题。本文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70172028)。

  作者简介:曹乾(1973-),男,山东临沂人,讲师,东南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在职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宏观经济、金融工程。

  一、引言

  中美建交以来,两国经贸关系迅速发展,呈现较强的互补性和互利性。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1978至2002年,中美双边贸易额从10亿美元增加到972亿美元,几乎增加了100倍[1].至2003年中国已成为美国第四主要贸易伙伴国,而美国则成为中国第二贸易伙伴国。在两国贸易额快速增长的同时,中美双边贸易统计与贸易实况出现了较大的偏离。中国和美国对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的估计存在着很大的分歧,2002年中国数据显示对美贸易顺差为427亿美元,而美国数据显示对华贸易逆差为1031亿美元,二者的差距高达604亿美元,那么哪组数据是正确的呢?

  中美双边贸易的不平衡额问题已成为双方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并逐渐成为双边贸易摩擦的起因或根源之一。美国不但据此要求中国扩大自美进口,而且一再扬言要对中国进行制裁。例如,2003年11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对美出口的针织品、胸衣和袍服三类纺织品实行新配额并启动特别保障条款;随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可锻铸铁管件征收反倾销税;紧接着,美国商务部又裁定中国出口美国的彩电存在倾销行为并宣布进行制裁等等。可以说中美双方围绕贸易额所产生的矛盾与争执已成为中美贸易进一步发展的一大障碍。

  那么,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额真如两国官方数据统计的那样大吗?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在哪里?回答和解决上述问题在当前的两国双边贸易形势下无疑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表1中美双边贸易数额和平衡(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统计,中国海关总署,各年;美国对外贸易统计(U1S1ForeignTrade Highlights),美国商务部,各年。

  二、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额的产生与发展概况

  1984年以前,中美两国贸易统计数字基本一致。之后,双边贸易统计数据差额越来越大,美国官方统计显示,在两国双边贸易中,1979至1982年美国为顺差,1983年开始出现逆差,逆差额为3亿美元,1989年为6118亿美元,1996年增至395亿美元,2002年猛增至1031亿美元;而据中国官方统计,在1979年到1992年的14年间,中国一直是对美逆差,自1993年开始转为顺差,顺差的局面一直持续到现在。具体情况如表1所示。

  从表1中美两国官方提供的贸易及其平衡数据可以看出,二者既有一致性的一面,也存在着严重分歧的一面。一致性体现在,自1993年以来中国对美贸易一直保持着顺差地位,且顺差额呈现逐年扩大的局面;分歧性体现在,一是关于中国对美出口数额,美国统计数字约是中国相应年份统计数字的2倍;二是关于中国自美进口数额,美国统计数字始终比中国数据少1/3左右;三是,上述两点的分歧和差异自然造成贸易顺差/逆差额估计数字的差距。

  对于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两国统计问题,国内外学者已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成因分析,这些因素包括进出口统计的产销国原则、进出口计价因素、香港转口贸易因素、服务贸易因素等等[2-5].但这些分析多属于描述性的定性分析。美国学者Lau ,L.J 和Fung,K.C 对此问题的研究虽是定量研究,但也存在着缺陷,主要体现在对中国出口额的处理上,他们简单地把中国大陆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直接累加在直接出口美国的数据之上,这无疑存在着严重的"双重累计"风险和错误[5-6].因此,一方面我们借鉴这些原因分析的路径,另一方面也修正了他们在处理该问题上的缺陷。

  三、计价方法不同的因素及调整后的比较

  目前世界各国海关统计和报告出口商品的价格均按照"船上交易价"(f1o1b ,f reeon board),惟独美国除外,美国出口按"船边交易价"(f1a1s ,f ree along side)计价。船上交易价与船边交易价的差别在于前者包括装船费用,这项费用的比重不大,一般估计为船边交易价(f1a1s )的1%.对于进口商品而言,世界各国海关一般按"成本、运费及保险费价"(c1i1f ,cost,insurance and f reight),中国和美国均如此,不存在差别。成本、运费及保险费价(c1i1f )与船上交易价(f1o1b )的区别在于,前者包括商品自出口国到进口国的保险费和运杂费,该项费用一般估计为船上交易价(f1o1b )的1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就采用这种估计和处理方法。

  尽管一国对出口和进口的商品采取不同计价方法的理由很多,例如为了便于国民首途核算、便于衡量国际收支平衡以及便于计征关税等等,但这种出口和进口采取不同的计价方法却夸大了双方不平衡问题。

  举一个例子说明,假设中国和美国各自向对方出口100亿美元的商品(暂不考虑f1a1s和f1o1b 的区别),那么从会计原理上,中美两国贸易是平衡的,也就是说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不存在贸易盈余或赤字问题。但是,事实如此现实却并非如此,现实的情况是,对于美国而言,它认为向中国出口100亿美元,却进口了110亿美元,美国贸易逆差10亿美元!相同的推理,中国也认为出口100亿美元但进口110亿美元,中国也出现贸易逆差10亿美元!而且这一逆差额会随着贸易额的增大而增大。

  ①虽然香港1999年回归中国,但在"一国两制"的制度下,香港仍然是一个独立的海关区域,香港进口、出口和转口贸易仍单独由香港海关统计,因此,香港转口贸易问题在目前中美双边贸易中仍然存在。

  表2中美双边贸易数额和平衡:以f1o1b 价计量(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表1和作者的计算。

  如此以来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中美都宣称贸易逆差10亿美元——从两国各自统计处理来看无疑都正确。由上述例子可以看出由于出口和进口计价方法的不同,事实上的贸易平衡却变成了现实中的贸易不平衡。那么怎样有效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认为,为了真实衡量两国贸易平衡问题,进口和出口的计价方法需要进行如下调整,要么都采取f1o1b 价,要么都采取c1i1f 价。

  更进一步,我们认为进口和出口都采取f1o1b 价衡量更为适宜,因为c1i1f 价包含的运输和保险费用通常被来自第三国的第三方所得,即使运输和保险是由当事国即美国或中国提供,该项费用也应计入服务贸易账户内。

  在表2中,我们将表1中官方提供的数据转换成以f1o1b 价为计价基础的数据,具体调整如下:由于中国出口按f1o1b 价,因此无需调整(第2栏);美国出口因按f1a1s 价,所以在此基础上加成1%转换成f1o1b 价(第5栏);中国和美国进口因按c1i1f 价,故需折扣10%,即c1i1f/(l +10%),从而转换成f1o1b 价(第4栏和第3栏);中国平衡(第6栏)为中国出口(第2栏)和中国进口(第4栏)的差额;美国平衡(第7栏)为美国出口(第5栏)和美国进口(第3栏)的差额。

  由表2可以看出,经过这样的一个简单调整,2002年中国贸易对美国的顺差就成为453亿美元(中国数据)、915亿美元(美国数据),差额由官方报告的604亿美元缩减到462(=915-453)亿美元,缩减了2513%.

  四、香港转口因素①及调整后的比较

  中美双方贸易统计目前采用的都是"产销国"原则。所谓"产"就是以商品的原产国作为进口统计归属的依据,所谓"销"就是以商品的最终消费国作为出口的依据。从商品的原产国确定来看,世界各国目前尚无统一的原产地标准,因此在如何确定某商品的原产国的问题上各国差异很大,而就消费国的确定而言,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如果商品的进出口是与该商品的生产与消费国双方直接进行的,那么统计上一般不会出现很大的差异,但若该商品的进出口是经第三方进行,尤其是第三方又在商品的最终价值形成中发挥比较大的作用时,贸易双方统计上的差异就容易产生。这一点在中美双边贸易统计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这就是香港的转口贸易问题,即无论中国对美出口还是美国对中国出口,大量商品都是经过香港转口的。由表3和表4可以看出,香港转口贸易在中美双边贸易中的地位和作用:1993-2002年间,香港将美国转出口中国的金额平均为53亿美元/年,占美国对中国出口额比重为39.3%,香港将中国商品转出口美国的金额平均为303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出口比重的90%以上;从商品在转口过程中的增值程度看,美国商品平均增值8%,而中国商品增值幅度则高达26.40%.可见,香港转口贸易问题使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数据统计都变得复杂化了。

  ①注意:如此处理是一种"折中"的做法,这其实是假设中国官方统计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的准确程度只有50%,显然若实际情况高于50%,仍然存在着"双重累计"的风险。

  对美国而言,从出口的角度看,美国低估了出口中国的数额,因为美国出口以消费国为记录标准,一般根据出口商的海关申报记录,因此,美国对香港的出口,无论是否经香港再转口中国,则一律看作是对香港的出口。这样美国官方统计的美国出口中国的数额实际上只是对华直接出口数据,这显然漏算了美国商品经香港转出口(间接出口)中国的数额。这一点中美学者的观点是一致的[2-6].从进口的角度看,国内学者和美国学者出现了分歧:美国学者认为,美国进口严格遵守了原产地原则,因此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数据已经包括了直接进口和香港转口部分,不需要调整[5-6];而中国学者认为美国进口中国商品时,将香港转口中国大陆的增加值也统计成自中国的进口,因而高估了进口额度[3].我们在此采信国内学者的观点,理由是中国出口统计对香港转口美国的增值部分未统计在内,理论上也不应统计在内。

  对中国而言,从出口的角度看,美国学者尽管认为,自1993年以来,中国已对出口香港和经香港转出口美国分别进行记录,但他们不相信中国对此统计的精确程度,因此在对中国出口美国总额的处理上,通常简单地把中国大陆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直接累加在直接出口美国的数据之上[5-6],这无疑存在着严重的"双重累计"风险和错误。我们在本文中对中国出口的处理采取直接两种方式:一种方法是直接采信中国官方数据;第二种方法是考虑到美国学者的质疑,我们将中国大陆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进行处理后再累加到"直接出口"美国的数据之上。

  考虑到以上因素,我们将最终调整的结果列示于表5.表5调整结果的由来,关于"中国出口"(第5栏)和"美国出口"(第6栏)的数据:首先将表3中"美国商品经香港转口中国额(香港数据)"调整为为以f1o1b 计价,即折扣10%;然后利用表4中"美国商品增值"数据,剔除增值的份额;经过这两步调整就得到美国经香港转出口中国的以f1o1b 计价的净值;最后相应累加到表2中中国进口和美国出口相应的数据。关于"中国出口"(第1栏),我们采信中国官方的数据。关于"中国出口3(第2栏)",首先将表3中"中国商品经香港转口美国额(香港数据)"调整为为以f1o1b 计价,即折扣10%,然后利用表4中"中国商品增值"数据,剔除增值的份额;经过这两步调整就得到中国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以f1o1b 计价的净值,将该净值乘以0.5累加到表2中的中国出口数额即得到表中的结果①。

  关于美国进口(第4栏)的数据,为表2中美国进口数据减去在香港转口时的增值额而得到。

  由表5可以看出,经过计价方法调整、香港转口贸易调整后,2002年中美双边贸易中国顺差为402亿美元(中国数据)、美国逆差780亿美元(美国数据),差额由官方报告的604亿美元缩减为378亿美元,缩减了37.4%;如果按"折中"(见脚注3)的调整方法,则差额由官方报告的604亿美元进一步缩减为255亿美元,缩减了57.8%.

  表5中美双边贸易额和平衡:以f1o1b 计价和调整转出口因素后的数据(单位:10亿美元)

  说明:此表中的中国出口数据有两列,相应地中国平衡的数据也有两列;未标有"3"的"中国出口"数据是基于直接采信中国官方的数据;标有"3"的"中国出口"数据是经过调整后的数据。

  资料来源:表2、表3、表4和作者的计算

  五、进一步的讨论

  在前面的分析中,我们通过对计价因素、香港转口因素的调整,对两国贸易不平衡额的差距缩减了约40%-50%,但仍有约250亿-380亿美元的差额未得到解释。我们认为,加工贸易在其中又能解释很大一部分。实际上,中美双边贸易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转口贸易,前文已论述;另外一个就是以加工贸易为主。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对美国出口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加工贸易出口的扩大。据统计,在对美出口贸易中,加工贸易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重约为50%-70%[3].加工贸易多是美、日、新加坡、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在华投资发展起来的,这些加工贸易的产品基本依赖原有销售渠道经第三方(如香港)转口美国等传统市场。由于货物在中国大陆发生了"实质性改变",美国在按原产地原则进行统计出口时,便将中国列为原产地国,产品的出口因此从上述国家和地区转移到了中国。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分析主要集中在中美商品(货物)贸易不平衡问题上,没有考虑到服务贸易的问题。事实上,美国作为服务贸易的净出口国,在服务贸易上存在着顺差。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在服务贸易上一直保持着对中国的顺差地位,顺差约为10亿-20亿美元,具体情形见表6.由表1-表6可以看出,经过价格调整、香港转口贸易调整以及服务贸易额的调整,2002年美国对中国逆差已由官方报告的1031亿美元缩减到757亿美元,缩减了26.6%.

  六、结论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和美国对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的估计存在着很大的分歧,2002年两国官方报告的差距高达604亿美元,而且可以预见,这一差距仍将逐年扩大,除非中国和美国海关统计方法发生显著变化或者两国对外贸易政策以及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显然这种可能性很小。造成这种差距的主要原因是计算价格的方法、香港转口贸易等因素的影响,对这些因素进行调整后可以解释差距的50%以上部分。

  表6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额和平衡(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美国服务贸易数据引自Fung and Lau,2003.其中,2002年的数据未获得假设等同于2001年;美国商品贸易平衡来自表5,美国综合(商品和服务)平衡为笔者计算。

  参考文献:

  [1]中国商务部网站(www.mof.com.gov.cn)。

  [2]李卓。对中美双边贸易收支不平衡现状的分析[J ].国际经济合作,1996,(6):10-13.

  [3]高中军。中美双边贸易统计差距成因及对策[J ].统计与决策,1998,(1):13-14.

  [4]马亚华,刘光卫。论中美关于贸易不平衡规模的争议[J ].世界经济研究,2002,(6):55-60.

  [5]Fung,K.C ,&Lau ,L.J.New Estimates of U.S.-China Bilateral TradeBalances [J ].Journal of Japanese 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01,(15):102-130.

  [6]Fung ,K.C.,&Lau ,L.J.Adjusted Estimates of United States -China BilateralTrade Balances:1995-2002[J ].Journal of Asian Economics ,2003,(14):489-496.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上帝已死

对当今美国的天主教徒来说,世纪初如同世纪末。他们正面临着自从十九世纪末“上帝死了”之后最大的一次的信仰危机:原来自己所深为信赖和爱戴的教会,竟被一群娈童癖所控制!最近一两个月间,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从新英格兰到佛罗里达,一个教区接着一个教区,一个城市跟着一个城市,天主教会的神父们奸污和猥亵男童的丑闻被纷纷揭出。更可怕的是,这并非一两个神父的孤立行为,而是在教会权威的庇护下普遍流行了几十年的勾当。  这种丑闻最初被揭露出来是在1985年。据一家名叫The Times of Acadiana的周报的报导,一位路易斯安那州的神父Gil……去看看

农民工: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工人阶层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  最近十多年,在中国出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那就是,一方面大量国有企业工人下岗、失业,另一方面则是大量农村劳动力从农业转移出来,很大部分成为新的工人,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农民工。于是,我们社会就出现了两类工人,不同的处境。那么,我们还能忽视农民工的工人地位吗?如果不能忽视,那么农民工与原先的工人在阶层属性上是完全一样吗?  显然是不一样,否则就不叫他们"农民工"了。那么接着我们又会问,他们是否属于一个新的工人阶层呢?这里从农民工的职业地位、经济地位、社会地位、认同意识以及群体行……去看看

我国资源开发型经济的形成与对策

当前,我国由于自然资源过度开采所引起的生态恶化、环境污染、资源枯竭、地区性经济增长停滞及因此而造成的社会问题已得到广泛关注。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调查和分析则会发现,许多地方都出现自然资源过度开发决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这种违背可持续发展原则的经济增长方式是由多种因素引发的,包括增长格局、地区差距、体制转换、思想观念等深层次问题。因而要改变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状况、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当务之急是要在深入分析的基础上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寻找综合治理、标本兼治的对策。   一、我国已……去看看

知识分子与公共空间

“知识分子”(intellectual)这个概念是近代才出现的,它与理性、知识在人们的“公共生活”中所起到的越来越突出的作用有关;或者说,人们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公共生活”实际上是被理性、知识建构起来的。关于这个概念是怎么流行起来的,作为我们日常用语中的“知识分子”与这个词语的本来含义有什么区别,我这里就不说了,因为可参考的文章太多;反正,“知识分子”不是也不应该只指谓那些“有一点知识”的人,比如说有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或研究生毕业的文凭就算“知识分子”了。它与文凭,甚至可以说与所谓的“知识”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必然……去看看

议论真伪的话语权利

我在刚刚见面认识秦晖先生的第一个下午,曾经对他为何清涟的《现代化的陷阱》叫好的文章的主命题《有了真问题才有真学问》(《读书》,1998年第6期)提出批评,言词颇为尖刻。我说,你刚才演讲批评某某人怎么样,但是在经济学界看来,你就是一个某某人。   没头没脑地只讲这样一句话,实在太不学术了。其背景,是在演讲以后,秦晖先生被几位听者包围着热烈讨论,不象是短时间能够告一段落的样子,而我在认真听完他的演讲以后,急着要赶另外的事务。这使得我当时只来得及打尖说那么一句话。要是有个两三分钟的时间,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不能把别人的工……去看看

中日俄在东北亚地区的能源博弈

原载《日本学论坛》2006年第6期p26~33  「作者简介」尹晓亮(1973-),男,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博士研究生。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天津300071;安成日(1964-),男,黑龙江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黑龙江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黑龙江哈尔滨150080  「内容提要」国际能源消耗与日俱增,原油价格不断飙升,“能源安全”问题日趋凸显。比邻而居的中日两国都是世界能源消耗大国和能源进口大国,在能源领域有着“共同的弱点”。近些年中日在东北亚地区围绕俄罗斯西伯利亚。远东输油管线建设问题展开了……去看看

《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导论之一

在历史研究中,试图脱离具体的语境、文本而将问题提炼为简短的结论会牺牲太多的历史感。这篇导论不准备对全书内容进行全面概述,而只是将历史分析过程中涉及的一些理论问题整理出来,提供给读者在阅读全书时参考。这里的讨论集中在两个反思式的问题上:第一,中国(尤其是现代中国)的含义是什么?我在这里讨论的不是“中国”的概念史,而是追问:现代的中国认同、地域观念和主权意识是如何历史地形成或建构的?任何对于现代中国思想的讨论都离不开对于“中国”的历史理解。第二,如何理解中国的现代?“现代”概念当然是一种现代人的自我确认,但……去看看

美国的大战略

一数天前,经过比大多数人的预料都长久的准备阶段,美军终于偕同英军对本·拉丹在阿富汗的训练营地和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发动军事打击,美国“反恐怖主义战争”由此真正地正式开始。因此,现在是谈论美国政府关于这场战争的大战略的时候了。当然,由于这战争才在军事上打响,所涉及的问题又异常复杂和富含变数,并且具有不少或许可称史无前例的新颖之处,况且大部分内幕中的决策信息被严格保密,因而现在要予以谈论必定带有相当的不确定性、可变性和笼统性。然而,不试图从大战略的高层次和全局角度来概览和透视,就不能较深切地理解和评估9月1……去看看

也谈谈“私有公用制”

著名的经济学家钟朋荣先生,最近提出了他的一个新观点——提倡“私有公用制”。其大意是,所有制不是决定社会公平的关键因素,私有制不能一概否定,要看其名下的财产是否起到公用的效果,如为国家提供税收,为社会提供就业机会,增加社会的总财富及捐赠公益事业等等,因此不能简单地说谁的财产多谁就坏。拥有财富只是意味着拥有一种象征性权利,消费财富才是把这种权利落到实处,因此社会公平与否不在于拥有财富是否公平合理,而在于消费财富是否公平。为了保障社会公平,人们的物质享受的分量必须同其在社会生产中的贡献大小成“正相关性”。……去看看

确保中国能源安全的战略意义

文章来源:《太平洋学报》2005年第1期【内容提要】能源安全是涉及对外战略、国家安全、战略经济利益以及外交手段等多层次的战略问题。鉴于能源供应不足可能成为中国崛起的最大障碍之一,能源安全成为中国战略思考的重心之一。本文力图概述中国能源生长与消费现状及其在世界能源格局中的定位,以此突出油气资源在中国能源生产与消费中的战略地位,剖析中国为维护能源安全采取的战略措施,并就如何确保能源安全提出具体的应对策略。作者建议,中国在以下方面做出努力:建立稳定的石油安全机制;建立蛛网式能源战略通道、确保战略通道的……去看看

鲁迅的晚年情怀

被许多人所敬爱和称颂,也被不少人所仇视和责难,——鲁迅的生后一如生前。   正如敬爱和称颂的原因并不相同一样,仇视和责难的理由也并不一致。   在仇视和责难者中,有一类是对鲁迅有着近乎本能的嫉恨。酒精过敏者,杯一沾唇,便面孔涨红、双目充血,浑身发痒,甚至口吐白沫,抽筋打颤。而这类人,则一闻“鲁迅”二字,便气急胸堵,目露凶光,一向平和温软的语调也顿然恶狠狠起来,仿佛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他们嫉“鲁”如仇。   例如那位苏雪林女士,便可算作这类人的代表。鲁迅刚逝世,她便以纤纤素手,奋力举起了“反鲁”的旗帜。用她自……去看看

云南起义经过纪实

形势的估计和准备起义的策略人民解放军在淮海战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国民党主力基本上已被消灭,战局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国民党中央在南京商讨善后,蒋介石准备下野,让李宗仁代理总统出面与中共议和。卢汉将军奉蒋介石电召,于1948年12月29日乘飞机赴南京接受指示,于1949年1月12日返回昆明。卢汉亲眼看到国民党中央人心慌乱,已濒于土崩瓦解之势,全国解放已成定局。但认为云南距离尚远,估计还有可能苟延三 至五年。为了保卫乡土,惟有扩充保安团队,筹措粮饷,逐步摆脱国民党中央的控制,以待时机。1949年4月21日,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迅速解放……去看看

理论影响历史

中国人向来轻视理论,更轻视理论思维中的法律──逻辑,而更相信直觉或所谓的妙悟,认为横空出世的直觉比周密圆融的理论更有实用性,誉之为“兵器一车,不如寸铁杀人”。然而直觉是毛估估的,往往似是而非。直觉只是粗疏的算计,而理论则是精确的计算。直觉的妙悟只是自作聪明的狡智,而理论的推演却是真正的大智慧。顾准先生指出:“那种庸俗的实用主义,把逻辑的一贯性和意义体系的完整性看得比当下的应用为低,低到不屑顾及,那也不过无知而已。”(《顾准文集》第252 页)   不过,源于希腊的纯逻辑思维,为了强调理论科学至高无上的价值,常常故……去看看

凹型收益率曲线与中等教育投资“瓶颈”

原载《中国人口科学》2006年第4期p57~63  「作者简介」谷宏伟,东北财经大学富虹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对于童工问题,以往的研究大多以童工本人或其家庭、学校和市场环境作为分析对象,强调贫困对儿童教育的伤害,忽视了教育本身对于受教育者的经济意义,尤其是教育作为一种人力资本投资在经济上的合理性。本文的分析表明,对落后地区的家庭而言,由于中等教育阶段的成本增加而收益下降,使得其收益率较低,缺乏投资上的吸引力,进而导致失学和童工问题。鉴于问题的复杂性,必须将各种法规和措施结合在一起,综合治理,降低贫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