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台湾独立?

——有关台海关系前景的几个问题

  作者:加拿大里贾纳大学政治系

  随着台湾总统大选尘埃落定,陈水扁在选票争议和“暗杀”阴谋的怀疑中再度执政。虽然“防御性”公投失败,合法性薄弱,但民进党政府继续挑战大陆底线,步向台湾独立的政策已是不争的事实。两岸关系看来很可能更加恶化,和平解决台海问题的可能性虽然依然存在,但似乎已低于发生两岸冲突的可能。种种对前景的忧虑浮上台面,各类论辩文章、政策分析不一而足。

  本文将根据当代国际关系的惯例和国际法(international norms and international law)以及当今国际政治格局来尝试分析两岸关系问题,特别是台湾独立的前景。在开始讨论之前我需要先声明本文不拟讨论哪些问题:其一,有关台湾自决权乃至独立或中国统一的道德正义性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其二,台湾历史上与中国的关系以及归属问题也不在本文讨论之列。所以,有关郑成功据台、康熙复台、马关条约的割让到波茨坦公告回归等事件的历史意义,笔者在本文叙述中接受常识的解释,即从历史的角度看台湾是中国领土之一部。我并不认为以上两点不重要,而是认识到,再强大的道德正义也不能保证其必然实现,无论是台湾独立还是中国统一,两者皆然;其次,台湾过去的历史归属也并不足以证明乃至决定台湾将来可能或是不可能从中国分离出去。本文主要讨论的是台湾独立的内涵、法理性和现实性问题:第一,台湾到底是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政治实体;第二,台湾对自己政治前途的自决权的内涵是什么,是否包括从中国分离、独立之权;三是台湾独立在国际法上的支持和限制是什么;四是在当前国际政治关系的格局下,台湾独立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一、台湾到底是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政治实体?

  一般来讲,根据政治学的定义和国际社会遵循的标准,政治实体的主权定义必须具备四个基本要素:人口、国土、政府和国际地位的承认。严格从定义上看,台湾至少具备了政治实体的前3个要素,独缺国际地位的承认,也可以说台湾的“主权独立”是事实上的(de facto})的。相比巴勒斯坦国的有国际地位承认但没有在主权政府治理下的人口和固定国土的情况,台湾的主权地位可能更加明显。但台湾不是国际社会中的正式国家成员,因为台湾不是以主权国家为成员单位的联合国的成员。当然台湾在以妥协性质的“中国台北”名义下成为一些非政治性的国际组织的正式成员,如国际奥委会、世界贸易组织、亚太经合组织等。所以严格的说,台湾并非完全没有国际地位的承认,至少还有十几个邦交国。同时,台湾的护照作为国际旅行文件是被各国广泛接受的。台湾与许多国家也有非官方的正式关系,甚至包括提供基本的领事保护;特别是与美国有非官方的正式关系,美国甚至有“台湾关系法”这样的国内立法对台湾地位的涵盖与保护。所以说,台湾的主权地位其实是一种模糊和尴尬中的存在,但进一步成为正式的国际社会的主权国家成员却非常之难,主要是因为一系列国际条约的限定和现在得到国际承认的代表中国主权的是北京政府。

  从另一方面说,北京政府是否对台湾拥有主权呢?按照国际条约和大部分中国与其它国家建交的公报看,可以说有;但在实际上,1949年后的北京政府又确实没有在台湾真正行使过主权,所以这个主权更多是法理上的(de jure})的,而非事实上的。一种常用的解释是把现在的大陆与台湾的分裂状况看成是未结束的内战的延续,因此北京政府没有能行使在台湾的完整主权只是一种暂时情况。虽然这种说法可以在国际法的框架内被接受,但在50多年里双方实际上的分离所造成的既成事实已经很难被一直看成是一种暂时现象,所以说这个说法是可以被挑战的,这种挑战现在有将来也会有。

  由此可见,北京真正要取得的是有实质意义的主权。而台湾则相反,其实台湾独立要争取的是将其法理上的主权名义从大陆名下转到台湾名下。如果说两者对主权内涵的认知相同的话,所争取的主权部分似乎并不相容。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政府有关台湾问题和中国立场的“旧三段论”和“新三段论”的演变。以前的标准说法是:中国只有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而新的说法是:中国只有一个,大陆和台湾均为中国之一部分,中国主权不容分裂。新的定位不仅是一种文字上的斟酌修饰,而且也承认了在“一个中国”框架内台湾的“共享主权”地位。其实,在共享主权的原则下,双方是可以进一步讨论的,比如联邦制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共享主权。

  现在,民进党政府不接受“一个中国”共识的立场而造成了死结,原因在于他们简单地把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等同于向北京投降、接受台湾成为一个地方政府;另外一方面,在大陆官方看来,对台湾自决权的接受就是对台湾独立的接受。其实,即便是坚持台湾自决权的立场,也要注意两点。第一,自决权行为的结果多样性是必然的,就是说自决权只是一种权利,行使该权利导致结果的多样性是题中应有之义,即可能是独立也可能是统一。但大陆不能接受台湾独立作为自决权的一个选项的存在。第二,对自决权的定义的理解至关重要,所以我们应该认真分析有关台湾自决权的相关内容。

二、台湾对自己政治前途自决权的内涵

  需要指出的是,台湾民众对自己的前途享有自决权的基本原则是应该被承认的。如果台湾对自己的前途从原则上讲拥有自决权,那是什么样的自决权?是民族自决权还是住民自决权?这种自决权包括分离、独立之权吗?

  在1948年联合国人权宣言和随之而来的非殖民化浪潮的背景下,民族自决权成为普世人权的核心部分在国际关系中得到了广泛的承认。民族自决权简单的说就是每一个民族都有自主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包括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承认民族自决权并不意味着每一个民族都可以也应该成为独立的国家,否则现在世界上就会多出至少几十个主权国家,世界上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多民族国家了[1]。而在当今国际体系中,多数国家仍属于多民族国家[2]。

  国际社会对民族自决权的问题逐渐形成了一些共识。那就是,民族自决权主要适用于非殖民化时期解除殖民主义统治的民族独立解放运动的情况下,并非鼓动所有民族都建立自己的新国家;民族自决权并不是绝对、单一走向、排它的概念,比如在已经建立的多民族国家内的民族自决权主要指的是对少数民族权利的保护,特别是保证少数民族自治权,而并非是一概支持少数民族的分离独立要求;当然如果一个多民族国家没有在宪法以及相关法律和政策中对少数民族的权利给予实际的保护,而是实行强制的种族同化、文化灭绝政策,那么民族自决权仍可以成为少数民族要求自治甚至分离和独立的法理基础。不过,因为历史原因,特别是人文形态的演变、民族迁徙和民族融合的发生,在世界上造成了很多民族杂居的复杂情况。在此条件下,任何一个民族的独立要求的实现都可能会剥夺居住于同一领土内其他民族的自决权。所以联合国的态度是,民族自决权作为基本人权的实现主要适用于非殖民化过程中民族国家独立运动的情况下,而并非针对已经建立的多民族国家内的民族分离运动[3]。

  从以上基本原则看,既然台湾居民从民族(如果不算原住民的话)的意义上讲与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并没有明显的区别,而且台湾既不是非殖民化的对象也不处于外国势力的占领之下,所以与此相关的民族自决权看来并不适用于台湾。

  “住民自决”是另外一个相关原则。问题在于住民自决比较起民族自决更加含糊不清,因为非民族性质的非“想象共同体”的住民团体作为一个群体对其居住地直接宣示主权的行为几乎必然引起争议,因为这种自决的道德正义性很难证明,而且在实践中极可能被滥用。因此,住民自决权从来没有成为国际关系中承认的基本原则,更多地是被用在要求少数族群地区自治的情况。所以说,台湾自决权包含的确切内涵不管是民族自决还是住民自决都很容易受到挑战。

三、台湾独立在国际法上的支持和限制

  台湾的自决权包括分离、独立之权吗?假使它包括分离、独立之权,如果做具体分析,台湾独立在国际惯例和国际法中的支持和限制又是什么[4]?

  首先,在国际法的框架内,不管是民族自决还是住民自决,这种权利都一般不被简单地看作是单方面的基本权利(unilateral and primary right),而首先应该是一种共识权利(consensus right),就是应该在有关各方的共识下才能实现的权利。而自决权在共识的条件下基本上是没有争议的,不管是分离还是统一。但如果一定认为自决权是单方面的自身权利,不需考虑其他当事人的意见,那就肯定会产生争议。比如大陆主流民意就强调有关台湾未来地位的决定大陆人民也有参与的权利,因为台湾是全中国的共同财产,台湾自己没有单方面的从中国分离、独立的权利。这种认知不但在中国的政治文化里根深蒂固,在国际体系中也有同样的市场,比如加拿大讲英语部分的主流民意就不同意魁北克有单方面决定魁省在加拿大联邦内前途的权利。

  那么进一步分析,一个少数族群有没有从主权国家大家庭中分离出去的权利呢?要注意的是,在国际惯例中分离权(the right of secession)更多的是一种“补救权利”(a remedial right),类似于人们常说的革命权利(a revolutionary right)。这种权利并不是一种基本权利,而是西方传统中所接受的一种在民众基本权利被强行剥夺的无助情况下,作为最后补救行为的权利。使用这种权利的前提条件是,当事政权是造成这种基本权利被剥夺的罪魁祸首并且没有任何改正的迹象,而且其他的用和平协商解决问题的方式都已经穷尽了,在此情况下,作为被害群体的最后选择(the last resort),用非暴力甚至是暴力形式完成革命或是分离,独立才可以在道义上被接受。

  这并不适用于台湾现在的情况。比如,台湾拥有模糊的主权、民主转型的政治、发达的经济、活跃的社会文化,其基本生存并没有受到威胁,台湾无法援引作为补救权利的自决权为其分离、独立的理由,除非是在强制性的、暴力镇压的外部势力的军事占领的情况下[5]。

  另外,有关分离、独立的结果为国际社会所承认的条件,在国际法中相关的原则有两个,uti possidetis}和effectivity}。前者是说国家分离或独立的实现只有在相关者之间的和平协商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国际社会一般才能给予承认(比如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分离,前苏联大部分国家的分离独立);而后者是说宣称独立的政权必须在所在的领土上行使有效的统治。国际惯例中还有一个相关的原则,就是这种分离或独立一般发生在国家解体(state breakdown)的情况下,而一般不能接受发生在仍然继续行使国家职能的政权下(functional state),这方面的例子比如前南斯拉夫的解体的情况。简单来看,在以上的国际惯例和国际法的相关原则中,除了“有效统治”的原则之外,其他原则都程度不同的不适合台湾的现状。所以说在国际惯例和国际法的框架内,台湾在自决权原则的基础上单方面达到分离、独立的法理限制是很难回避的。

四、实现台湾独立的现实性如何?

  在当今国际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仍然是传统的强权政治(power politics)。在国际强权政治的环境下台湾独立一般来说只有在3种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

  第一是大陆和台湾双方达成协议和平分手,并且同意相应的法律条约上的安排,比如双方承认在国际法上的各自独立地位,各自与对方相关的居民身份和国籍问题的安排(比如保护在台湾的“外省人”和在大陆的台湾居民权利的问题)、国家安全条款(比如任何一方不得与其他国家军事结盟来针对另一方)、现存台湾故宫博物院里中国历朝国宝的归还、台湾过去的国民党政府在中国内战时期带走的大量原属于全中国的黄金外汇等财富的分配问题的解决。但从大陆的角度看,这种协议和平分手的可能性基本上不存在。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任何性质的中国政府,不管是威权的、独裁的、还是按照民主程序产生的,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都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第二种情况是中国作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解体,不管是由于内乱还是其他原因,在此情况下,不仅台湾,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都可能争取从中国分离、独立。这种潜在的中国解体的前景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前苏联和前南斯拉夫崩溃时曾经在中国官方话语中是热门话题,但现在很少有人认真地相信中国会在不远的将来崩溃。如果中国近现代史可以为鉴的话,中华民国初年的军阀混战割据尚未令中国这个多民族国家崩溃,现在这样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第三种可能就是在国外强权的干涉下台湾最终取得独立的情况,就像外蒙古在苏联的支持保护下从中国独立的经历。许多台湾独立的支持者将此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美国历史上也确实帮助过古巴和菲律宾从西班牙殖民统治下取得了独立。但现在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也极低。原因之一是中国现在是正在上升的强权,并不是当时西班牙那样正在衰落的殖民帝国。原因之二是美国是否能为台湾独立与中国这样一个核大国打一场战争是非常可疑的。而且从国际社会的角度看,很少有用道德正义的理由牺牲其它重要的国家利益比如经济、国家安全利益的情况,特别是对待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寄希望于国际社会“人道主义干涉”更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人道主义干涉从道义角度讲只能是在一国内出现种族仇杀特别是种族灭绝的情况下才可以考虑,而拒绝少数族群分离独立要求的政府行为并不能构成外界干涉的法理基础[6]。另外从强权政治的角度讲,“人道主义干涉”一般不会发生在像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身上,不管是因为台湾、西藏、还是车臣。

  基于以上原因,可以想见,台湾独立在当今国际政治的现实中的可能性非常低。然而,不管是中国统一还是台湾独立,用强制的军事手段寻求解决办法的企图都是下下策。在台湾社会主流民意反对立即统一的情况下,即便中国大陆通过军事征服强行统一,很可能得到的只是战争废墟上充满抵触的民众,至多是又一个烦躁不定的“北爱尔兰”。如果台湾寻求立即独立,除非中国被美国彻底摧毁,否则只要中国政府和民众不接受台湾独立的事实,两岸会永远处于战争状态,不知道要牺牲多少条人命、驻扎多少美军才能维持台湾的独立[7]。显然这样的两种结果对两岸人民和中华民族来说都是灾难性的。

  说到最后,不由让人想起Porfirio Diaz讲过的墨西哥人命运的一句感叹,可怜的墨西哥的悲剧就是“离上帝太远但离美国太近”。真是命运弄人,对那些毕生为台湾独立奋斗的人来说,他们的悲剧也许就是台湾距离美国太远而距离中国大陆太近。这大概就是台湾独立的宿命吧。

【注释】
  [1] 有关从国际法的角度对民族自决权的讨论,参见Partick Thornberry(2003), "Self-Determination, Minorities, Human Rights: A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Instruments," in Charlotte Ku and Paul F. Diehl, eds., International Law - Classic and Contemporary Readings}, 2nd edition. Boulder: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35-153。
  [2] 参见Walker Connor(1999), "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 and Tomorrow's Political Map," in Alan C. Cairans, et al, ed., Citizenship, Diversity and Pluralism}. Montreal and Kingston: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164。
  [3] 比如联合国决议1514(XV)和2625(XXV),参见Thornberry(2003), pp.140-141。
  [4] 相关讨论参见Allen Buchanan(2003), "Secession, State Breakdown, and 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 in Deen K. Chatterjee and Don E. Scheid, eds., Ethics and Foreign Intervention}.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5] 但如果在台湾没有单方宣布独立的情况下大陆对台湾实行军事打击和占领的话是否适用以上原则是可以讨论的。
  [6] 相关讨论参见Tom Farer(2003), "The Ethics of Intervention in Self-Determination Struggles," Human Rights Quarterly 25, p.404。
  [7] 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傅利民(Charles Freeman)也表达过类似的看法,参见 http://www.chinesenewsnet.com April 2004.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出租车业:一个半市场化改革的怪胎

【内容提要】群体性事件的频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说明出租车行业的利益失衡和利益矛盾已经达到相当的程度。而这其中的利益关系失衡,可以说是长期体制积弊的结果。更明确地说,在“半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包括出租车行业在内的垄断行业,已经找到了权力与市场、权力与金钱的最佳结合方式。  出租车价格的调整,再一次将出租车业置于社会舆论的焦点。事实上,至少从以下几个方面看,出租车业的问题都超出了行业或局部社会生活的范围,值得给予更多的关注:  第一,出租车行业中的利益分配及其背后的经营管理体制,彰显了我国社会中利益……去看看

可说的和不可说的

四月七日,著名学者金观涛先生在广州作了一次学术报告,介绍了他目前的研究情况。他正在领导着实施一项巨大的学术工程:对于中国现代政治观念的形成作计量研究。具体方式是,选取1914-1930 年,重点是1915-1924 年的新文化运动期间的十二种期刊,包括《新青年》、《少年中国》等,借助于电脑统计的手段,对每一篇文章进行“规范性意义分析”,以把握每一种观念在中国的引入、演变,如,同一个观念在不同的时段人们的关注程度及其本身含义的变化,结合对具体的历史背景的考察,最终全面、清晰地呈现中国现代政治观念形成的实际情形。(参见金观涛、……去看看

贫与富的度量

城市居民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51,而城市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32。这两个数字,显示出从财产分布方面看贫富差别比从收入方面看更要大得多最近公布了一项城市居民财产情况的抽样调查,显示城市户均财产近23万元。我们原来估计,去年底城乡居民私人财产总值约32万亿元(不包括住房装修和耐用消费品)。从城市家庭调查结果来看,这个估计偏低了一些,一个原因是对个人生产性净资产的估计太低。   根据该调查结果计算的城市居民财产的基尼系数为队引,而城币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32。基尼系数是度量收入或者财产分布情况的一项指标,它的值在……去看看

《新唯识论》研究:成物

五、成 物   我们平常提到“物”字的时候,往往以为是某种有对碍的东西。新唯识论只以物为诈现的相状,和一意识师以及无相唯识一派约略相近,那么慈恩家所传述的有相唯识一派又是如何看待“成物”呢?“印度唯识论师说器界及五尘并有对碍,顺俗谛故。器界相当于俗云自然界。五尘者,色、声、香、味、触也。……器界即是第八识见分所变现之相分,非离第八识而独在,故成唯识。五尘则是五识见分各自变现之相分。如色尘是眼识见分所变相分,声尘是耳识见分所变相分,乃至一切所触尘法是身识见分所变相分。但此云五尘是有对碍,易言之,即具有实……去看看

从习俗到法治

内容提要:英国的法律体系经由习俗到普通法,再由议会立法的三个阶段的发展,最终确立了英国的宪政体系和法治传统。在这一漫长的历史过程中,自下而上的法律渊源,诺曼贵族的法制努力,以及英国社会经济力量的变化和各阶层的抗争,都对英国法治传统的形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关键词:法治 法制 习俗 普通法 议会  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创造其自身的组织、政治以及行政的制度,甚至在有些时段创造其经济的结构。但法律方面却不同,只有欧洲的人民将其习俗转化成为了知识的法律体系。因此,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法制体系与其民众的社会、历史和文……去看看

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新趋势

内容提示:    一、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之间出现断裂    二、供求结构和资源配置方式的趋势性变化    三、强势精英群体左右政策制定,国家(政府)的自主性日益下降    四、底层社会的形成及其独特性    五、社会结构显现出种种断裂的迹象    六、「断裂的社会」之演变前景    【作者说明】1994年笔者与王思斌、杨善华、王汉生、林彬在《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了「改革以来中国社会结构的变迁」一文,提出了分析改革以来中国社会结构变迁的理论框架;1998年笔者和李强、沈原在《战略与管理》上发表了研……去看看

行政区划50年回顾与总结

原载《中国方域(行政区划与地名)》1999年第5期  我国行政区划50年来经历大量的调整和变更,有不少经验教训是值得总结的。行政区划调整与变更总的原则是与国家政治经济的大形势相适应,为国家的政治经济建设、地方行政管理和社会稳定服务。所以,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行政区划调整和变更的任务和内容不尽相同。从50年来我国行政区划调整和变动的总体情况看,大约可分为三个时期,而三个时期各类行政区划调整变更的事项都有,但主要内容有所不同。  第一个时期是建国初期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颁布前后,主要任务是全面建立我国……去看看

宗族与村治、村选举关系研究

【摘要】农村宗族与村治、村选举关系的研究意义重大,但相关研究却很缺乏。学界对实际状况缺乏全面了解和准确把握是当前宗族研究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本文重点介绍了重建后宗族的结构和活动状况,讨论了宗族在族内和族际村际层面的实际影响和后果,提出了宗族的正面功能已出现不可逆转的衰退,并由于宗族是以实力为规则来处理族际关系,其后果更是负面且严重。最后,提出了宗族与村政互动的几种类型,并分析了宗族与村选举关系研究的若干路径与方法。  【关键词】宗族;村治;选举;宗族规则;聚落格局;互动  【中图分类号】C915  【文献……去看看

论理性的公用

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Theorie der Gerechtigkeit)是当代实践哲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著作。罗尔斯在这部著作里恢复了长久以来备受压抑的道德问题作为重要哲学研究对象的地位。按照康德的说法,道德的基本问题是可以找到一个合理答案的:在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做对所有人都同等有益的事情。罗尔斯没有接受康德的先验哲学立场,但从政治共同体中公民公正的共同生活这个角度,对康德的这种理论方法加以了更新。与功利主义和价值怀疑论(Wertskeptismus)截然不同,罗尔斯从主体间性的角度对康德的自主概念进行了阐释,他认为,我们……去看看

欧盟的电信改革及其对我国电信改革的启示

内容提要:欧盟的电信改革始于1987年,先后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公布《开发电信服务和设备的共同市场》绿皮书,开放终端设备和增值服务市场,实行电信业的管理与经营分离,保留对语音电话服务和网络设施的垄断;第二阶段,把开放领域扩大至卫星、有线和移动通讯领域,强化不同业务的替代竞争;第三阶段,按照WTO《基础电信协议》的要求,全面开放欧盟电信市场,但对普遍服务作了严格规定。欧盟的电信改革主要特点:依法从事电信改革和业务分解;彻底实行政企分开和企业私有化,大力支持新运营商的发展,强化竞争;通过不同业务的替代竞争和对企业的经……去看看

经济转型与不同所有制部门的工资决定

内容提要:本文利用中国家庭营养健康调查数据(CHNS)考察了经济转型与不同所有制部门工资分布演变的关系。结果表明,尽管上世纪整个90年代都伴随着劳动力比重在公有部门的下降和在民营部门的上升,但是1997年之前和之后的两个时期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前一个时期主要是能力比较强的人选择离开国有部门,他们在民营部门也能够获得较高的收入;后一个时期则主要是原来工资和教育水平比较低的人从公有部门转移到民营部门,在民营部门内部,他们的工资也比其他劳动者低。这一结果可以帮助我们解释不同所有制部门工资方程的差异,尤其是教育回报率……去看看

燃烧的迷津

在一个贫瘠的年代里,诗人有什么用呢?──荷尔德林   A 边缘的景观   我所面对的文化(无论它是种族的还是世界的)充满着对诗歌的各种误解。诗并不像人们确信的那么重要,它不是什么“种族的触角”,相反,它有时候不过是种族的渲泄物而已,然而正是那种对诗歌的过高估价导致了某个运动的诞生。   一切询问和回答“诗是什么”之类问题的企图,无论它来自艾兹拉·庞德,还是托玛斯·艾略特,都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只须问“诗人是什么东西”或者“人为什么写诗”就足够了。   只有这类问题能够帮助我们了解大陆先锋运动的真相。   ……去看看

当代中国刑罚制度改革论纲

原载《中国法学》2008年第3期  「摘要」当今中国的刑罚制度需要在近年来已有进步的基础上进行系统改革和完善。在刑种和刑罚体系方面,需要通过立法和司法进一步严格限制死刑,完善或充实自由刑、财产刑、资格刑,并对刑罚体系和结构作整体调整;在刑罚裁量制度方面,应当将量刑原则明确化,量刑标准具体化,某些重要的酌定量刑情节法定化;在行刑制度方面,应当确立开放性行刑的理念,并建立、健全社区矫正制度;在刑罚消灭制度方面,应当考虑增补行刑时效和单位犯罪的时效制度,激活赦免制度;在特殊人群的刑罚适用方面,应对未成年犯罪人的刑罚……去看看

政策萎缩:当代中国工业化的困境

现在,在学术界越来越多的学者对我国的工业化发展水平提出一些新的看法,主要是认为工业化的发展与全球化、知识化时代的要求越来越远,工业化过程中的问题成为企业发展中的重要制约因素 。因此,只有克服这些问题,才能满足工业化自身发展的需要,才能是工业企业显示出生机。  A 知识经济推波助澜,发达国家的工业化神话使我国工业发展丧失了理智。  我国是一个工业化水平底,发展极不平衡的国家,当全球化、知识化的潮流到来的时候,我们忽视了自己工业平台的支撑能力--我们的工业化进程并没有完成,我们还没有进入科学技术的相互交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