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缺根弦的美国人

  在电视上看着世界贸易中心受到飞机撞击,爆炸起火,先后倒塌,我们和周围的美国人一样,震惊无法用语言形容。所不同的是,我还在心里默默地说,美国人啊,你们脑子里怎么就缺根弦呢?可是我没有那么说,因为我知道说了美国人也不明白的。

  脑子里缺弦,这种说法,我们这样年龄的中国人听来一定熟悉,这就是“阶级斗争”的弦,“提高警惕,防止坏人”的弦。美国人脑子里缺这样一根弦。我们一到美国,对此就深有感触。

  我们从小就受到这样的教育,坏人额角上是不刺着字的。这句话的意思是,虽然你看到的人和你一样,额角上没有“坏人”两个字,但是却“有可能”是坏人。看到一个人,如果不是知根知底的熟人,就有可能是坏人。这种观念是万万不能缺的,这就叫“脑子里要有一根阶级斗争的弦”。我们还常常被告之,常常互相地关照,要把这根弦崩得紧紧的。

  美国人没有这种说法,也没有这种观念。刚到美国的时候,觉得美国人的警惕性如此之低,简直是不可思议。

  举例说吧,美国人的单位很少有围墙。我们在美国南方,走了多少大小城镇,多少年也没有看到过一个有围墙的单位。没有围墙自然就没有门卫。不管是什么单位,要办事往里进就是。这么多年下来,还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和门卫打过交道,也从来不必办什么事先急急忙忙表明正身。有一次经过宾夕法尼亚的兰开斯特,刚好新年,商店都不开门,却偏偏需要上厕所。正不安的时候,看到兰开斯特监狱的牌子,料想牢里不能没厕所,就停车进去。问警官厕所在什么地方,人家连一个格愣都没打。出来的时候想,我这要是劫狱的,这不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吗?美国人不这样想,他们脑子里没这根弦。

  刚到美国的时候,上邮局寄包裹,我特地留着口子不封死,想可能要打开看一下的。谁知道邮局的女士瞥了一眼,让我把包裹封好了给她,而且她的表情是疑惑的:为什么不把包裹包好一些呢?后来我们才明白,美国的邮局寄包裹是不检查的。所以那个著名的校园炸弹手给无辜的大学教授们寄炸弹,干了十八年。警察就是抓他不住,弄得人心惶惶。要是邮局对托寄的包裹一律来个开包检查,不就没事了吗?美国人居然就是没想到这一招。他们说,不行的,邮局没有法定权力无缘无故地开包检查。

  一般地说,我们身上身份证都是有的,那就是驾驶执照。按照法律,开车必须有驾照。驾照上有照片,买东西的时候如果用支票付款,售货员会要你的驾照看一下,因为美国的支票不是银行发放的统一形式,是可以自己印的,五花八门。其他的时候,这么多年我想不起来还曾经出示过身份证。在首都华盛顿,白宫、国会大厦、最高法院、五角大楼、联邦调查局,都有对外开放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从来没有人要身份证看,也从来没有登记过。美国人好象很习惯,你说你是谁就是谁,你说你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我们以前出门办公事,都会开个介绍信。我们在美国没有用过介绍信,到现在也不知道英语里“介绍信”怎么说。我在现在的这个单位工作了几年了,今天想起来,我到现在也没有出示过任何证明我身份的东西。要是我是个坏人呢,这不是就“潜伏”下来了吗?美国人不会想得这么复杂,他们脑子里缺这根弦。

  我们以前很习惯的概念是,单位里了解你的履历,乃天经地义的事情。不仅是你的过去,还有你的家庭情况。美国没有这样的事情。找工作的时候,雇主关心的是你的能力,你的学历,所以标准的求职简历主要就是教育状况和工作经验。谁也不会在简历上列出三姑六婆。雇主不想知道这些,而且,按照法律,雇主没有权力了解你的家庭、婚姻、健康、宗教、母国等等。雇主在这方面区别对待你,是违反民权法的。我们来到美国以前,以往的履历对于自己是很重要的,受过什么奖励,或者什么处罚,有什么政治身份,“政治面貌”如何,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到了美国,过去的履历都给“清盘”了,剩下来的只有自己的能力。那么,万一是个坏人呢?美国人不这么想,大概他们觉得想了也没用,他们总不见得派人到这个人的母国去“外调”。他们觉得,防止坏人是警察和联邦调查局的活计,他们犯不着操这个心。

  美国人把迁移的自由看得很重。你如果想换个地方住,换个城市换个州,甚至出国,你走就是了,不必告诉任何人。法律只要求你,抚养你的孩子,到了新的地方,有了收入就要交税。如果你“悄悄出走”,即使不交税,多半一时半会政府还察觉不了。所以,美国的坏人要“潜逃”的话,也很不容易抓住。出门旅行,买票上飞机,没有什么身份的限制,尤其是国内航班,不涉及边境海关,行李的检查是非常松的。

  用我们以往习惯的眼光看,美国人是很轻信的。美国人最看不起撒谎,他们也不习惯于时时处处防止别人撒谎,他们觉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很不厚道的,他们就习惯于以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一次,他们碰到了真正残酷阴险卑劣凶狠的坏人,他们吃了一个大亏。

  这些恐怖分子,在母国时就有犯罪前科,却混入了美国。他们在美国自由自在地旅行,比在自己国家还要平安自在。他们没有任何证明,直接走进弗罗里达州的航空飞行学校,就象在麦当劳买一个汉堡包一样,顺顺当当地进了飞行学校,学习驾驶飞机的技术,暗地里是计划劫持飞机以后撞向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要害。昨天的电视上,飞行学校的校长说,他知道他们来自中东国家,是伊斯兰教徒。他说,他没有责任和权力去了解这些人的来龙去脉。这些人说,他们想学习飞行技术,以后回自己国家可以找开飞机的工作。他就相信了。他为什么不相信呢?他从来没有过怀疑这种伪装的念头,一直到他被告之,劫机撞向世贸中心的人,是他的飞行学校的学生,是在他那儿学的飞行技术。

  美国人这种脑子里缺根“阶级斗争”的弦的状态,是他们信奉的自由状态的具体内容之一部分。如果他们也在脑子里装上“提高警惕,防止坏人”的弦,也时不时地把这根弦崩得紧紧的,那么,在美国这样一个有大量移民的多元的社会,人防人将防不胜防。民主制度的基础--人人平等,事实上将不复存在。如果在这样的恐怖攻击的威胁下,美国人也动不动地要检查身份,做什么都要申请,要批准,要容许别人刺探个人的历史、家庭和隐私,美国人所最珍惜的自由生活方式就将从根子上被破坏。

  这次恐怖攻击对美国人的最大威胁就是,为了未来的安全,是否必须放弃自由?所以,布什总统说,恐怖分子是在攻击我们的自由和民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公法视野下中国证券管制体制的演进

董炯 法学博士彭冰 北京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本文引用格式如下:董炯、彭冰:《公法视野下中国证券管制体制的演进》,《行政法论丛》第5卷,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12-53页。提纲一、研究的视角二、中国证券市场的形成与早期证券监管立法(1980-1992)三、中央证券监管体制的初建与立法上的发展(1992-1998)四、1998年证券法与专业证券监管体制的确立五、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监会的性质与地位六、证券市场的自我监管者:证券业协会与证券交易所七、简短结论一、研究的视角自1990年12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运行以来,中国证券市场已历经……去看看

从英雄时代走向凡人时代

——中国人文精神的“蜕变”  提要:   从“陈寅恪热”到“王小波热”,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在人格理想上从“圣贤” 向“凡人”的转变。人文精神的这一深刻“蜕变”,以中国社会正在经历的从“英雄时代”走向“凡人时代”的转型过程为背景。其关键是知识分子在自我定位上卸掉了“先知”启蒙者和“救世英雄”的重负;而其代价则是批判精神的弱化。前者可以说是王小波以其对当前时代精神的领悟,而给予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启示;而后者则只能看作是他以其“小智小慧”,为知识分子所提示的一种在与社会现实的妥协中尽……去看看

中国现代国家的构建、成长与目前情势

原载《东南学术》2006年第4期p42~51  「作者简介」贺东航,历史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流动站研究人员。  「内容提要」本文从地方的案例来考察现代国家构建的两个主要层面——现代行政科层制发展与社会生长的历程,厘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家转型历程中存在的一些误区。作者认为,由于中国发展的复线状态,使得学术界在解释和研究中国问题时往往出现错位。例如在国家与社会、国家权力与国家能力、现代官僚制与新公共管理的知识体系中,其理论基础无不与现代国家构建的知识相关。然而,学界却鲜有人提升至此高度,凸现了理……去看看

政法委制度的沿革、现状与改革

摘要:政法委员会是政法领域一个有着中国特色的制度设计,它是中国共产党为了实现“对政法工作的领导”而在党内设立的领导机关,在中央层面上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在地方则一直延伸到县级行政区划,[1]机构名称统称为“中共×委政法委员会”(如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由于政法委的存在充分体现了中国国情,故对其的研究有助于我们更深入的认识中国特色政治体制下党法关系这一重要命题。本文试图通过综合散见于各种政治学、法学领域内的有关材料,并结合近年报纸媒体上对政法委的各种报道,对中共政法委这一组织机构的沿……去看看

中国公共政策议程设置的模式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2006年第5期  任何社会在任何时候都面临着各式各样的挑战,但政府应付挑战的资源是有限的。在制定公共政策时,政府往往不得不对优先处理哪些挑战有所取舍。能否影响决策过程固然是权力的一面,能否影响议事日程的设置则是权力更重要的另一面。因此,在讨论政策制定时,我们必须首先了解:议程是如何设置的?什么人影响了议程的设置?本文依据议程提出者的身份与民众参与的程度区分出六种政策议程设置的模式,重点讨论这六种模式在中国的实现形式和发展趋势。观察议程设置模式的转换有助于我们领会中国政治制度的……去看看

市场开辟与市场替代的统一( 部分章节 )

——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政府与企业   第二章  国际分工的发展与协调   交易或交换是随着分工的发展而日益发展起来的,分工越发达,交易的频度越增大,交易的方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在旧的协调机制的框架下,交易成本也便随交易方式的日益复杂化而与日俱增。当我们考虑国际间的地区一体化和跨国企业所进行的公司一体化问题时,现代国际分工的特征的变化就成了我们要关注的问题。   第一节  现代国际分工的重要特征   对现代国际分工特征的分析,从不同的角度入手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但在我们看来,以下三个方面的变化尤……去看看

从汲取型政权到“悬浮型”政权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6年第3期  提要:本文试图通过分析政府行为来观察国家—农民关系的转变。通过对税费改革过程中政府间财政关系的考察,发现过去一直依靠从农村收取税费维持运转的基层政府正在变为依靠上级转移支付。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基层政府的行为模式也在发生改变,总的趋势是由过去的“要钱”“要粮”变为“跑钱”和借债。在这种形势下,基层政权从过去的汲取型变为与农民关系更为松散的“悬浮型”。  关键词:税费改革/国家—农民关系/地方财政  一、导论:新世纪国家和农民的关系  对国家政治制度的探讨不外乎……去看看

渐进改革之后:从改革到改制

自十六大之后,中国的改革与中国社会已经来到了一个重大的分水岭。过去二十年一直占主导地位的渐进改革的发展战略将无可避免地面临重大的抉择。1978年的问题是,中国的改革如何起步?是渐进还是激进?不论是官方、民间的学者,还是海内外的观察家通常都认为中共的改革是渐进改革的典范。渐进改革的战略是相对于一步到位的、激进的休克疗法而言的。俄国是激进改革的典型。渐进改革从最容易的地方下手,把困难的问题(如大型国企改革、金融自由化、土地私有化、政治体制的民主化等)搁到一边,从旧体制的外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而不去触动……去看看

关于提高民事审判正当性水平的思考

内容提要:民事审判的正当性是指审判的过程和结果在整体上为当事人和公众所认可和接受的性质。文章分三部分探讨了我国民事审判的正当性问题,也就是民事审判的正当化问题。第一部分提出了应当将提高审判正当性水平设置为我国民事审判制度改革的现实目标,论证了其中的必要性和合理性。第二部分分析了我国民事审判正当化的传统途径即所谓“通过结果的正当化”途径的局限,指出由于这一传统途径存在无法克服的结构性功能缺陷,仅凭传统途径无法有效实现民事审判的正当化。文章第三部分阐述了正当程序对于民事审判正当化的特殊作……去看看

推进要素市场化

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体制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成功地突破了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束缚,创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的基础框架。但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市场化改革的进程是极不平衡的。在产品领域,传统的计划模式已经破除,国家计划已基本上不再规定企业生产什么、生产多少、如何定价、如何销售,而是由各类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变化自主决定。然而,要素市场化的改革却显得极为滞后。在要素领域,政府一方面仍然作为要素资源的配置主体,集规则制定者、执行者、参与者和仲裁者于一身,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阻碍了市场竞争……去看看

“三农”问题的制度经济学分析

原载《财贸研究》2004年第1期  「内容提要」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是显而易见的。在经济体制转轨的过程中,“三农”问题更显得突出和紧迫,它不仅影响了我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而且还影响了农民的收入水平及其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本文运用一个动态的投资模型,分析了沉淀成本对农业生产进入与退出的影响,并探讨了其对农户生产投资行为的影响,提出了解决“三农”问题的政策处方:即在农业生产经营活动中,由于普遍存在的沉淀成本严重地影响了农民的投资行为,因而完善市场制度和非市场……去看看

政治信任及其起源

原载《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07年第5期  摘要:政治信任是一个政府合法性的重要指标之一。本文以亚洲8个国家和地区为研究对象,首先对政治信任的分布现状进行了实证分析,然后对政治信任的成因进行了探讨。根据分析结果,目前对政治信任起源的两种理论视角,即,制度的和社会文化的视角对政治信任成因的解释均具有意义,两种解释理论至少在实证研究上并不相互排斥。本文最重要的发现是,在东亚及东南亚国家,权威主义价值观作为一个文化的因素,对人们的政治信任的形成产生重要影响。这一分析结果部分地修正了目前关于政治信任的有关理论……去看看

后冷战时代中美俄三角关系的演变

原载《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04年10月号,总第八十五期  一、后冷战时代是否依然存在中美俄三角关系  经典意义上的中美苏三角关系存在於1972-89年间的冷战年代。1972年《上海公报》的签署表明,中美联手抵制苏联霸权主义的共识已经达成,并成为当时中美双方各自作出妥协并大幅改善双边关系的最主要动力。随着1989年5月中苏关系正常化、美国宣布实施「超越遏制」的对苏政策,以及同年12月苏美马耳他高峰会后宣布冷战结束,这种三角关系已经退出历史舞台。  美俄学者普遍认为,两极格局解体后的今天仍然存在着某种性质的中美俄……去看看

论垄断:立足于对法院的考察

垄断是与竞争相对的一种状态。欧文·费雪曾把垄断简单定义为“竞争的缺乏”(Irving Fisher,1923)。在大多数古典经济学家的眼里,垄断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字眼,特别是亚当·斯密,对垄断的批判简直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在他看来,垄断总是意味着较低的产出和较高的价格(Adam Smith,1776)。到19世纪末,新古典经济学派开始把垄断与它的对立极端即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进行比较。运用计量经济学的方法,哈伯格估算出垄断给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经济造成了占国民收入0.1%的福利损失(A.C Harberger,1954)。哈伯格的研究受到了施蒂格勒等人的批评,后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