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性别、比例政策与女性参与

——以天津川林村委会选举为例

  原载《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6年第7期p12~18

  英文标题:Gerder,Quota Policy And Women's Involvement——A Case Study Of The Election Of Villages'Committee In Chuan VillageOf Tianjin City

  YANG Cui-ping (School of Management ,Huazhong Normal University,Wuhan 430079,China)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将社会性别意识纳入村民自治主流”,民政部“提高农村妇女当选村委会成员比例政策创新示范项目”。

  「文章日期」2005-11-11

  「作者简介」杨翠萍(1977—),女,河南孟州人,华中师范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生,山东科技大学文法学院讲师,主要从事农村政治与妇女问题研究。湖北武汉430079

  「内容提要」本文从社会性别的视角分析了比例政策的内容及其运作过程,认为比例政策是一项具备社会性别意识的政策,符合农村妇女的利益需要,能有效提高妇女进入村委会的比例。但其作用也有限度,即无法解决妇女当选职务的性别化、边缘化问题,可能的原因在于比例政策的先天结构性缺陷以及运作过程中出现的政策认知、政策执行和政策监控等方面问题。

  「英文摘要」Through the analysis on the context and presentation ofquota policy in Chuan village from the angle of gender,the paper drawsa conclusion that the quota policy is the one with an awareness of socialgender.It accords with the rural women's interests,and efficientlyenlarges the portio of women's representation in village committee.Howeverit achieves little,that is,it seldom performs on genderalization andboundarization of women's occupation.The possible reason is the irnerweakness of structure of the quota policy and some problems in policyawareness ,policy exectution and policy supervision during its performance.

  「关键词」社会性别/比例政策/女性参与/村委会选举gender/quota policy/women's involvement/election of villages'committee

  一、政策视角与分析框架

  近年来,运用社会性别视角来审视村民自治及其相关政策成为学界和政府的新旨向。社会性别(Gender)相对于生理性别而言,指的是“由社会化过程所构建的女性和男性的作用和责任”[1](p42),它本身也渗透着一种权力关系。从社会性别视角看,男女两性被赋予了不同的社会角色,男性处于公共领域,从事更有声望和经济价值的工作,女性处于私人领域,承担价值含量较低的养育及家务劳动,两者间社会地位差距显著,由此形成了性别从属的关系,男性对女性进行有组织的统治。受其影响,村民自治的过程也深深地嵌入了这种不平等的社会性别关系,主要表现在:第一、妇女在村委会中的当选数量有限,当选层次偏低,男性因而成了村级事务的主要决策者;第二,由于男性比女性更多、更广泛地参与决策,村民自治的决策往往优先反映出男性的利益与偏好,女性的需求却无形中被忽视。

  对于村民自治中的性别不平等状况,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强调机会平等、个人权利与自由的理念,认为只要有同等机会,妇女就能与男性获得平等利益,故该观点主张政府是中立和有限的,不应为妇女制定专门的倾斜政策;而社会性别理论不仅强调机会平等,更追求结果公正,它认为村民自治已不自觉地复制了传统的社会性别关系,男女两性拥有的政治资源不均等,妇女处于一个相对脆弱的状态,如果政府的政策无视这种性别差异,那么看似不分男女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的政策,恰恰正是对妇女的不公平对待,它将在结果上保证而非取消不公正,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教育平等权并不意味农村女孩入学的数目能同男孩相等或达到同等受教育水平。据此,社会性别理论主张在村民自治中,政府应重视性别差异和妇女从属的历史,积极主动地采取措施来保障妇女权益,矫正不平等的社会性别关系,以达到利益平等、结果公正的目标。而为妇女参政设置硬性比例的政策正是基于这一社会性别视角的考虑成为国际社会广为倡导的一项积极措施。

  在政策分析框架上,本文借用的是社会性别主流化的分析框架。社会性别主流化是促进性别平等的一项重要战略,联合国经社理事会1997年将其定义为:“它是一个过程,对任何领域各个层面上的任何一个计划行动,包括立法、政策或项目计划对妇女和男人产生的影响进行分析。它是一个战略,把妇女和男人的关注、经历、作为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各领域中设计、执行、跟踪、评估政策和项目计划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来考虑,以使妇女和男人能平等受益,不平等不再延续下去。”[2](p5)鉴于本文的分析对象是村委会选举政策,结合以上定义,社会性别主流化在此被理解为:

  第一、从政策内容上讲,由于它强调所有政策都要进行社会性别分析,因此,有关村委会选举的政策规定也应纳入社会性别视角,充分考虑到对男女两性的不同影响,并采取积极措施改变妇女在选举中遭受的不平等状况,促进她们广泛参与选举。

  第二、就政策过程而言,由于它强调政策的全过程包括制定、实施、监督和评估等都需考虑社会性别的因素,因此,村委会选举政策的一系列运作过程也应纳入社会性别视角,考虑到实现男女平等可能遭遇的障碍,并采取积极措施消除障碍,保证性别平等政策在各个阶段的有效落实。

  鉴于此,本文以民政部在天津塘沽区实施的“提高农村妇女当选村委会成员比例政策”(以下简称比例政策)为分析对象,尤其是它在川村的实施情况为例,依据实地调研和相关数据分析促进性别平等的措施和行动在政策的制定、实施、监测等阶段的体现,并评估其效果。目的在于通过评估,分析政策可行性,反思政策运作过程中的偏差,为今后制定并实施相关政策提供借鉴。

  二、政策背景与基本内容

  村委会直接选举后,女性当选情况不容乐观,出现了“一低两多两少”现象,即当选比例低;副职多,正职少;虚职多,实职少。据民政部统计,到2000年底,妇女在村委会中所占比率仅15.9%,在村主任和村支书等“一把手”职务中尚不足1%[3].这一问题很快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1999年,民政部下发《关于努力保证农村妇女在村委会成员中有适当名额的意见》,及时用政策来保障妇女参加选举。2002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14号文件也进一步强调“要保证妇女在村委会选举中的合法权益,使女性在村民委员会成员中占有适当名额”。可以说,包括《村组法》在内的这些法律政策都体现出了国家全力支持农村妇女参政这一基本导向。但是,国家的宏观政策并不等同也不能替代具体政策,由于缺乏一系列可操作的制度和程序来保证妇女在村委会中有“适当名额”,并且其措辞在相关议题上的自由裁量余地也较大,没有刚性约束[4],因此,在传统文化仍然根深蒂固的农村,这些政策发挥作用的余地也相当有限。

  而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和妇联组织开始另辟新径,积极探索问题的解决办法。如山东金山县通过健全基层组织,建立妇女人才库,开创了政府推动模式;湖南省妇联联合政府部门采取了政策干预模式;吉林梨树县妇联在选举中主动引导、积极协调,形成妇联主导模式。此外,学界也对农村妇女的参政问题日益关注,研究成果渐多。作为国家政府部门,民政部如何将这些理论研究与优秀的实践成果吸收并用,高屋建瓴地开创一个更具普适性、可行性的政策方案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任务。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2003年民政部在塘沽区试点实施比例政策,其意图有二:一是通过制定与实施具有创新性、操作性的选举规则和程序,为妇女竞选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建立有效的支持机制,以提高其当选比例;二是通过试点,为制定全国性政策提供示范效应和积累经验。之所以选塘沽作试点区,民政部主要基于以下考虑:第一、该区妇女参与村治的比例和层次都偏低,与全国性问题相符合,具有普遍性;第二、塘沽位于京津地区,政治地位举足轻重,在此试点,能对其它地区产生强烈的辐射效应。

  比例政策在试点区主要以《关于在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中保障班子成员有适当女性的意见》和《天津市塘沽区第五届村委会换届选举规程》(以下简称《规程》)这两部规范性文件为载体,前者是原则性、指导性文件,后者则详细规范了选举的程序,主要内容如下:

  1、明确提出,政策的实施目标是应至少保证1名以上妇女进入村委会。

  2、在宣传动员阶段,要采取各种手段宣传妇女参与村委会选举、提高当选比例的意义和方法,并要求认真培训女选民、区街村干部,提高她们的竞争技巧,增强他/她们的社会性别意识。

  3、进行选民登记时,应男女同等对待,不得歧视妇女。

  4、成立选举机构时,应确保有妇女进入选举委员会。为达到目标,比例政策还进一步规定,应首先采取措施推选1名妇女担任选委会成员,然后,再推选其余成员,在此情况下,若仍有妇女当选,亦应有效。

  5、提名候选人时,分职务提名的,“在提名票中,必须给妇女留下一个委员候选人名额”;不分职务提名的,“选民必须提名1名或1名以上女性为候选人,提名票方为有效”。

  6、确定正式候选人时,分职务提名的,“预留给女性选民的委员候选人人数应为2人”,除此外,其它职位若“仍有女性选民符合条件,该选民也应成为正式候选人”:“不分职位提名的,按性别计票”,“女性候选人人数应占候选人总数的1/3以上”。

  7、介绍候选人和竞选演讲时,“可以为女性候选人组织专场情况介绍和演讲”。

  8、正式选举时,选票样式有两种,一种是“分职务、预留女委员职位”,选票上注明“女委员栏”,在此栏填写男候选人的,该选票这部分内容无效;一种是“不分职务、注明性别”,选票上注明“至少选一名女性”。按选票的计算方法,如果没有女性成员进入村委会,应空额一个委员职位,进行另行选举,正式候选人是女性候选人中得票最多的前两名。

  总体来看,比例政策的突出特点是以坚持社会性别平等与公正为原则,在村委会选举的各个阶段都采取硬性规定和强化措施来保障妇女的民主权利,与以往政策相比,它的程序性、可操作性和刚性约束机制都大为增强。

  三、政策实施:以川村选举为个案

  川村是H 街道下辖的一个普通村庄,距区中心约四十余里,处于城郊结合部,经济发达,交通便利。此次选举前,川村属于典型的“和尚治村”,村领导班子中无一名女性成员,妇女工作是由村委会聘任的两名妇女骨干——毕姐和小吕负责。

  2003年7月,比例政策在塘沽区正式启动。区里首先按项目要求分两批对全区的村干部和农村妇女骨干进行培训。前一个培训主要强调妇女当选村委会成员的重要性,传达政策的主要精神;后一个重点向妇女骨干普及社会性别理论知识和选举程序,传授竞选技巧,鼓励竞争信心。川村的村支书、村主任以及两名妇女骨干也分别参加了培训。其次,为使村民了解比例政策,选举前夕,区里采取了形式多样的宣传措施。主要有:借助广播、电视台和报纸等媒体宣传;排练一台反映妇女参政议政的文艺晚会;组织开展有关妇女参政的知识竞赛;按每三户一本的比例印刷《规程》并要求下发给农户等。从川村的角度看,在宣传动员阶段,有部分村民观看了文艺演出并填写竞赛问卷;而按区里统一部署,川村也有针对性地投入了近千余元来张贴标语、出黑板报、悬挂条幅,并通过广播传达政策的主要内容。川村的选举便是在这种热闹而新鲜的氛围中拉开帷幕。

  2003年11月中旬,川村组织村民代表推选选举委员会,在推选会议上,村支书向代表们传达了“至少要保证1名以上妇女进入选委会”的精神,经推选,共产生7名成员,其中妇女2名,分别是毕姐和小吕,川村的推选结果顺利达到了政策的要求。

  随着选举工作的深入开展,竞争也由此开始。毕姐和小吕自然是本次选举中最引人注目的两名妇女,由于她们在村中已做了3年妇女工作,知名度高,所拥有的政治资源也较其它妇女雄厚,所以,许多村民认为她两人获提名的可能性较大。但除此之外,不少普通妇女也在积极准备着竞选,陈姐便是其中一位,她是2000年选举时的活跃分子,曾积极地走街串户宣传自己的竞选主张,虽然落选,但得票额当年在妇女中却首屈一指。这次比例政策的实施让她感觉到是个竞争的好契机,因而再次“信心百倍”(陈姐语)地来参加选举。

  12月16日,川村如期举行提名候选人会议。经选委会事先商议,川村采取了不分职务提名候选人的方式,即选民只投票产生候选人而不标注候选人的职务,获提名票多并经过法定程序审查合格者为正式候选人。在推选会议的当天早上,村支书再次通过广播向村民传达了有关政策规定。同时在选举现场,街道工作人员也不厌其烦,一次次地向选民强调选票的填写要求。经过一番角逐,根据差额原则,按得票多少确定了6名正式候选人,其中妇女2名,即毕姐和小吕,她们分别获得525和310票,而陈姐只得了104票,被竞争淘汰。这一结果不仅与村民的共识一致,也完全符合比例政策的规定。

  虽然毕姐和小吕都进入了正式候选人行列,但村民普遍认为,正式选举时,两者只能相权取其一,因此毕姐和小吕仍各施展本领,暗自较量。

  川村的第一次正式选举因为委托投票问题的处理不善而流产,经过街道和村选委会的认真准备,第二次正式选举于2004年3月2日举行。针对预选结果,川村采取了更具开放性的选票式样,即“不分职务、注明性别”,选民可以自由选择所同意的女性候选人的职务,主任和委员职务对男女同等机会开放。经过多次宣传动员和预选的洗礼,村民已对“不选妇女,选票作废”的投票规则熟记于心,正式选举顺利进行。至晚上7点,选举结果揭晓,发出选票1009张,收回有效票1006张,毕姐获主任票2张,委员票509张,小吕主任票4张,委员票375张,毕姐优势胜出。从预选到正式选举,毕姐扭转局势,反败为胜,据部分村民分析,主要原因在于毕姐通过其兄长关系,获得了新当选村主任韩某所在派系的支持,从而分流了一部分韩派原本支持小吕的选票。

  四、政策评估:成效及问题

  (一)政策的成效及原因分析

  从川村选举结果看,有两个显著变化,一是妇女的当选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二是妇女在选举期间形成了轰轰烈烈的群体竞争局。这与塘沽区的整体选举情况基本一致,据统计,在第四届村委会选举中,全区34个村中有8个村的村委会没有妇女成员,妇女当选比例是21%,而政策实施后,只有3个村没有选出妇女成员,妇女在村委会中所占比例提高到28.3%,其中有2个三委制的村子竟然选举出2名女性成员。此外,从当选者的平均支持率看,妇女得票率是68.97%,男性是67%,妇女甚至比男性还要高出2%。那么,究竟是何原因导致了参与结果的巨大变化?这其中,比例政策的作用功不可没。当它实施于农村选举时,每个人面对选举时的心理品质和思维逻辑都发生了改变,政治资源也重新整合分配,共同朝着有利于维护妇女权益的方向发展,选举结果因而迥然不同。

  首先,政策规则迫使乡村干部高度重视妇女当选问题。由于政策规定,若无妇女当选则需组织另行选举,这显然意味着人财物力的进一步投入,选举成本增高。从节约成本的角度考虑,乡村干部会倾向于宣传维护妇女权益,以保证选举一次成功,诚如某街道主任所言:“试点以前,村里的态度是选上妇女干部不排斥,选不上拉倒,不积极争取妇女……现在不选妇女选举就无效,促使村领导宣传要选妇女。”妇女竞选由此获得了村落权力组织的支持。其次,就农村派系而言,政策规则让他们与妇女结成利益共同体,迫使其吸纳妇女参加。因为在通常情况下,当面对竞争时,男性派系从维护自己利益和强化实力的角度出发,会排斥弱势成员——妇女的加入[5].但有了“不选妇女,选票作废”的规则后,男精英选票的有效与否同妇女支持率的高低紧密相联,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就迫使派系在制定竞选策略时,必须选择一名妇女作为合作伙伴,妇女由此融入派系组织中。从川村情况看,无论竞选格局怎样变化,韩派都有明确的妇女支持对象,道理亦在于此。再次,政策规则将选民对待妇女竞争的态度从冷漠忽视转为积极支持。因为它重新确立了一条衡量选票有效性的标准,正如某选民所说:“如果没有政策规定,妇女又没有突出贡献,那就不会选。但如果规定了必须选,人们又知道了这个规定,那肯定都会选的,不然选票就作废。”最后,政策规则提高了妇女精英的预期收益,激发了她们的竞争斗志和参与自主性。由于缺乏强硬的当选比例要求,妇女在以往选举中很可能面临群体性失败,成本投入大,预期收益低,难免会放弃竞争。但“至少有1名以上妇女当选”的政策规定大大提高了她们胜出的概率,刺激了原本犹豫不决的妇女也积极参加竞选,从而为妇女群体性竞争提供了得以成长的制度空间。据调查,川村此次选举仅提名的妇女就多达28个,采取主动姿态竞选的至少有5人,其身份也呈现多样化,不仅限于妇女骨干,一些普通的妇女群众也积极参与进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科举停废与文明冲突

  摘 要:科举制是具有世界影响的中华文明产物,贤能治国说或精英统治理论为科举考试制度的出现奠立了理论基础。在一定意义上,科举制可称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科举制的实质,是一种开放报名、公平竞争、择优录取的考试制度。废止科举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东西方文明冲突的必然结果和典型事例,实际上科举是废于时而不是废于制。科举制在清末被时代和历史潮流所否定,并不意味着这一制度应该永远被否定。尽管科举制有许多局限和弊端,但它在历史上曾起过重大的作用,对人类文明进程作出过重要的贡献,是中国不应忽视的一份文化遗产……去看看

教育的深远影响

提要:清代全国114个科举发达县(具体排名在学术界首次披露)与2001年全国经济百强县和经济发达城市的分布基本一致;当前,我国经济发达地区大抵是清代科举核心圈的放大。历史人文底蕴已成为衡量当今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因素。  长江三角洲这个清代集中了全国35%的科举发达县、近半数专家学者和大半巍科人物的地区,至今成了中国经济辐射能力最强、百强县最多、城市化水平最高、最充满活力和发展前途的地区,这在某种程度上讲是长三角数百年教育中心的回报。科教兴国、智力兴区,乃自古华山一条路。  笔者曾通过明清全国10……去看看

国际关系理论研究与评判的若干问题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04年第1期 现实主义理论的适切性与局限性一般来说,现实主义思想传统给我们提供的遗训有很多是适用的。然而从另一方面说,如果只怀抱现实主义的观点、思想方法和“理想”,那么特别是在当今世界,国际关系认识和战略研究就会忽视或轻视那些不属于传统权势政治的、但至少也是至关重要的客观实在,就很可能陷入传统权势政治的循环,找不到一个争取逐渐超越传统权势政治的道路。就中国的国家战略来讲,应该试图探讨出这么一种大致的路径:既实际可行和保证中国至少……去看看

中国与美国:非对称型战略伙伴

美国《华盛顿季刊》1999年夏季号刊登新加坡东南亚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员盛利军(音)的1篇文章,题为《中国与美国:非对称型战略伙伴》,作者认为中国缺乏成为世界大国应具有的三个关键因素。   这三个至关重要的决定性因素是:对自己有利的安全优势,军事和经济等硬件实力,以及政治、社会和理论方面的软件实力。作者认为;从地理位置上说,中国不具有美国那样优越的安全环境,如果中国想要成为世界强国,将受到众多邻国所形成的强大地缘政治制约力量的牵制。当前中国在其所需要的军事和经济实力上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除技术、资源和资……去看看

关于中国村落共同体的论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5年第6期  「内容提要」当今的中国农村正处于剧烈的阶层分化之中,村干部与村民之间常常处于对立状态。要搞清出现这些问题的历史根源,需要深刻认识中国村落的社会结合性质究竟是建立在合理打算基础之上的结社,还是受共有的社会规范制约的、作为命运共同体的村落共同体。围绕这一根本问题,日本社会学、法学等领域的学者基于20世纪40年代初期的“中国农村惯行调查”资料,展开了一场被称为“戒能—平野论战”的大辩论。大多数学者认为中国村落是以完成特定功……去看看

苦难深重的中国农村姐妹

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第四次国际妇女大会将10月15日确立为世界农村妇女节。这说明,那次大会认为有必要以这种方式引起世界各国政府和民间对农村妇女问题的关注,以促使这些问题得到解决。那么,在这个节日的诞生地中国,农村妇女的状况是否得到了应有的改善呢?有关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农村妇女的劳动负担更重了,社会地位更低了,摆脱苦难的希望更渺茫了。这么说是不是太骇人听闻了?我们还是来看一看事实吧。  她们强撑了多半边天  这不是一句豪言壮语,而是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我希望你在看这句话时,能体会到我写它时的沉重,因为这实在……去看看

二十世纪中国六代知识分子

历史,总是由知识分子书写的,然而,知识分子自身的历史,却常常无人书写。个 中的缘由,大概是因为知识分子在中国,一直被认为是一根依附在人家皮上的无足轻重 的杂毛,连独立的名份都没有,何来独立的历史?这一情形,到80年代有所改变,在文 化热之中,产生了知识分子的自我反思。反思的方法有多种,其中之一就是历史的反思, 于是,知识分子开始有了自我的历史。   算起来,研究知识分子历史的,在80年代我算比较早的一个。我个人之所以对知识 分子的历史发生研究的兴趣(而非人人都有的谈论兴趣),起因纯属偶然。1982年我在 华东师大毕业留校,系里分配……去看看

公民参与的几个理论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一直强调“公民的有序参与”,并把它作为推进中国特色民主政治的重要内容。最近,胡锦涛总书记又指出:“要丰富社会主义基层民主政治的实现形式,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参与愿望增强的要求,从基层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等方面,扩大人民群众的有序参与”。无独有偶,被称为当代西方民主理论和实践最新发展的“协商民主”,也特别强调公民参与对民主政治的重要性,认为公民与公民、公民与政府之间的对话、协商、讨论对于政治民主具有实质性意义。这里涉及到了不同民主制度下的一个共同话题:公民参与。……去看看

职业化管理的正道

[摘要] 对企业来说,成长比创业困难得多。中外的很多企业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伟大目标,它们可能仅仅是因为偶尔一次机会赚到了钱,就成功了。但是,创业的成功并不能保证企业能实现持续的发展和持续的成功。一个企业要由创业企业走向真正有持续生存能力、成长型的企业,最需要解决以下三方面的问题。第一、每个创业企业必须有远大的目标。第二、企业必须创造持续的、可行的、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战略,还必须实施好这个战略。第三、企业必须实行职业化的管理。  对企业来说,成长比创业困难得多。中外的很多企业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伟大目……去看看

马尔萨斯模式和中国的现实:中国1700~2000年的人口体系

原载《中国人口科学》2000年第2期  「标题注释」因原文较长,译者作了适当删节。  「作者简介」李中清,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王丰,美国加州大学。  「译者」纪南  「内容提要」本文对三百年来中国人口的发展机制和变动特征作了全面分析,并与西欧同时期人口发展模式作了比较,指出马尔萨斯理论中对中国人口行为的认识有与实际不相符合之处。  在过去的300年间,世界人口增加了近10倍。在1700年,世界人口不足7亿。而在21世纪前夕,世界人口已接近60亿。近来,尽管人口增长率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区开始下降,但是预计人口在2100年后期……去看看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今年四月,我写过一篇“也说民族主义”。现在看来,当时,我对这个问题掉以轻心,认识浮浅,有必要重新加以探讨。    一、中国民族主义的历史渊源   按照西方流行的看法,民族和民族主义是十七世纪以後在欧美近代化的过程中产生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民族主义,只是到十九世纪中叶,当中华民族的生存和独立受到威胁的时候,中国才产生了西方意义的民族主义。如果历史的本来面目真是这样,问题反倒简单了。可是,实际上,中国民族主义的传统资源丰厚,而民主主义的资源却相当瘠薄。这正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一份亦优亦劣、有利有弊的文化遗产。……去看看

中国的经济转型:30年的经验贡献了什么?

2008-09-11  本文的原型是我8月30日在北京出席“市场化改革30年”会议上的发言并为教育部的应急课题而准备。《21世纪经济报道》2008年9月9-10日分两次发表了本文,发表时有删节。  引论  三十年来,中国经济经历了经济增长、发展和制度变迁的精彩过程。这个过程包含了太多引人入胜的故事、试验、决策、辩论和学术的研究,不胜枚举。它是经济变迁的过程,也是政治过程,还是一场大规模的社会试验和思想革命。经济学家在这个经济变革过程中的参与、感受和经历显得格外不同。与其他社会科学家不一样,自从1978年安徽小岗村实行……去看看

中国粮食贸易改革

中国已经在经济转型的道路上走出了很长的一段路程。在许多部门中,国家的重要性被削弱,经济生活的诸多领域都已引入了市场机制[ii].80年代初的改革开风气之先。集体化的解体引发了国民经济的全面改革。然而,后来的农业贸易自由化改革却在粮食这个部门上停顿下来。尽管随后有一系列改革,国家仍掌握着粮食贸易控制权。粮食生产的确是中国农业的关键,保障向城市米面供应的,政府一直关注粮食的贸易。自从共产主义制度在中国建立,粮食的收购和价格成了国家的利益与农民的利益孰轻孰重的战略问题。  在25年的农业集体化中,国家对粮……去看看

中国经济改革的新思路

作者前言:   本文完成于中国正在遭受汶川地震的巨大灾难之中。中国人民在迎战这场天灾中的表现,不仅深深感动了我,也激发了我对本文所研究的中心问题,即中国社会保障的制度安排问题有了新的感悟。三十年来,中国不断地改进市场权利的界定,释放了中国人巨大的市场拼搏能力,创造了举世震惊的经济奇迹。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也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困惑。这个世界似乎变得越来越冷酷,越来越没有互信和关爱。不少人甚至对中国人是否有同情心,是否有能力互助产生了怀疑。这一次天灾降临,正如外国媒体所观察到的,一夜之间,世界看到了另外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