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文集

  朱苏力,中国法学家,当代法学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祖籍江苏东台,1955年4月出生于安徽合肥,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82年毕业后在广东海关短暂地就职两年,再入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师从张国华教授攻读中国法律思想史。1985年,赴美自费公派留学,先后就读于加州McGeorge School of Law和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获LL.M(1987,美国商法与税法)、M.A(1992,美国法律制度)和Ph.D(1992,法律的交叉学科研究)学位。1992年归国,任教北京大学法律系。先后就任北京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法学院副院长、院长等职位。留学美国的教育背景并没有令朱苏力成为一个浓厚西化色彩的法律学者,他反而以反对西化、强调本土价值、主张法律为政权服务的论调著称于世。由于坚持本土主义、国家主义的学术观点以及强烈为政权辩护的政治立场,朱苏力一直与倾向于国际化、中立化、主张司法独立、试图摆脱意识形态影响的中国主流法学界存在着尖锐的对立,遭到广泛的批评和非议。2004年朱苏力招收博士生时,与落榜考生甘德怀发生纠纷,遭到后者的指控,引起舆论界的热烈关注,从而使朱苏力由一个学界人物一跃而为新闻人物。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建构

出现是诸多力量登台的入口:出现就是这些力量的爆发,从幕后跃到台前,每种力量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福柯*  在一篇关于美国的公共知识分子的书评中,我这样谈及了中国当代的公共知识分子问题:  “这里不仅有民众对名人的更强好奇心,各级政府的某些”重视人才“的政策导向和措施(往往是让他们担任行政或社会职务),而且有社会专业化不够本身对专业知识分子的不理解和缺乏支持,以及社会名声(文化资本)对于获得研究经费(经济资本)和社会支持(社会资本)的重要。此外,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界缺乏测度的硬指标,或有些专业本来就没有多少学术……去看看

朱苏力教授浙大对话实录

林来梵:今天朱老师非常辛苦,已经作了一场非常精彩的讲座。现在他不辞劳苦,应大家的盛情邀请来和我们大家见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对他表示谢意。请大家在尊重必要规则的前提下和苏力教授进行自由的对话,下面开始。  苏力:我很高兴和大家见面,很高兴来到浙江大学法学院。我觉得大家有什么问题随便怎么提,都可以。我只能和大家做朋友,做朋友就会经常争论。  问题1:朱老师,我问你一个问题,现在好像我们对法律人研究比较多,说得最多的就是哪个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律师出身,然后呢说我们好像不是法律人治国——我们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学工……去看看

萤火虫的光亮

何芳川副校长、袁行霈老师、厉以宁老师发言后,其实,我就没有什么可讲的了,而且也不想讲、不敢讲了。近年来,学界关于以学术为业的话已经讲得很多了;自己这些年来也还算努力,常常感到很累,尽管并不完全是为了学术,也曾想到职称以及职称背后的房子等,想到虚名。夜半人静时,也会感到心虚。因此,在这里,我再表什么态,实际上是要把自己架在火上烤,还不如自己暗暗的做点什么,能做就多做一点,做不了就少做一点,大面子上亮的过去就行了。坦白地说,我常常想给自己在学术上留条后路,话说过了,将来很难下台,狡兔三窟吗!   但时代不同了,我们也不得不适……去看看

珍惜学术事业

人似乎都有这样一个“毛病”,总爱听好话;因此,我的高兴今天也就不是“没事偷着乐”。坦白地说,在我的心目中,我所获得过的其他任何学术奖励没有哪个可以同今天获得的这个长江读书奖相比。这个奖是中国学术界认真评选的。   尽管围绕着这个奖的评选,学术界内外曾有过令人痛心的争论,尽管这个奖励的程序也确有可改进之处,但是如果我们平心静气地看,这个奖励——至少在我看来——代表了一种真正的学术评价标准的形成,标志着一种新的更为专业化的学术评奖机制的形成。我更为此感到高兴。我向为这次评奖的评委会和评委们表示祝贺和……去看看

这一刻,你们是主角

各位同学,欢迎你们——欢迎你们来到美丽的北大校园!在今后的四年或三年里,我们都共属于这个大家庭。你们的履历上会永远写上“北京大学法学院”这几个字,成为你们的自豪,成为你们的骄傲。   但也未必。   许多同学可能已经知道,我们学校最近有一位校友被媒体疯狂炒作着。陆步轩,住在西安,因为工厂下岗,只好转行卖肉;据说仅仅因为这样的媒体炒作,我们的这位校友近来生意一直特别好,每天多卖很多肉,收入也因此大增;甚至有人想同他联营注册一个连锁肉店“北大仁”——仁爱的仁。  但是,同学们,我们不要只是把这当作一个社会新闻或笑……去看看

这一个大学生活的尾巴

前几天,在红四楼网上招生答问,潘思源同学也在;结束后,走到未名湖畔,我问,快毕业了,有什么感慨?看着阳光下未名湖那光影绰约的漾漾碧水,她幽幽地说了一句,“过好大学生活的尾巴”。   在这欢庆你们毕业、欢送一些同学离开校园的场合,我说两句话,也加入你们大学生活的尾巴。  第一句更多是说给马上要走向工作岗位的同学的,一句大实话:社会和学校很不一样。在校园里,个人努力也起作用,但作用更大的其实是天分。老师不要求你们的物质回报,只要你考试成绩好,人格上没有大毛病,基本上就会获得老师的欢心,就会获得以分数表现的奖励。在这个意……去看看

你们不再提问了

这些天,法学院楼道里总是很热闹。毕业和即将毕业的同学兴高采烈,穿着毕业服,来往穿梭,合影留念。弄得我的心也是意乱神迷,有点惶惶不可终日。等坐到计算机旁写这些文字时,不禁暗自嘲笑:究竟是你毕业呢?还是人家毕业?   这种日子再持续下去,我可能就什么事也没法做了。   因此,有许多事情都是不能多,也不能长的。前几天,博士生、硕士生毕业,我讲了话;今天,又要讲话。我现在才知道,如果没有秘书,当领导也是不容易的——如果要讲他自己的话,而且要在一些类似的场合讲一些类似的话。本来我想把自己原来的那份稿子,再念一遍,反正讲话对象是不……去看看

法律社会学调查中的权力资源

一.  题目很大,引起这篇文字的却是一件小事。  一年多以前,我外出调查,见到了H省任职的一位大学同学。闲谈中,老同学谈到了他所随从的一位省公安厅长的一些轶事。这位公安厅长是一位忠诚的、富有责任感的、关心人民疾苦的共产党人,他经常微服私访,调查社情民情,一丝不苟。例如,在微服私访期间,这位公安厅长令我的这位朋友到当地公安派出所报一个无中生有的“案子”,以此考察当地公安干警是否真正关心人民的疾苦,以及他们的服务态度等等。报案后,直到公安干警随同我的朋友――这位“谎报军情者”――一同走出派出所的大门时,我的……去看看

当代中国法理学的谱系及不足

(西南政法大学五十周年学术讲座)  沈浪按:本文标题原为“当代中国法理学的普性及不足”,其中“普性”二字颇为费解。经请教苏力先生,“普性”乃“谱系”之误,特此更正。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大家好!很高兴第一次踏进美丽的西南政法大学校园。今天要讲的问题是,中国当代法理学基本上是自由主义。但中国当代法理学对自由主义的理解有重大不足,包括在座很多同学在法理问题上基本都接受的是自由主义。我将运用一些材料,加上自己的分析,并结合大家都很熟悉的案件,阐述我的命题:中国的自由主义是有不足,有缺陷的。这个案件就是去年发生……去看看

中国司法改革逻辑的研究

2001年1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发了《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及专门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引咎辞职规定(试行)》(以下简称《引咎辞职规定》),并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贯彻这一规定。次日,所有国内的重要报纸都登载了这一消息,有报纸称这是“中国第一个引咎辞职的职务诞生”,反映出媒体对这一规定以及在中国引入引咎辞职制寄托了很高的期望。然而,我将论证,这一规定是一部涉嫌违宪的法律,它不仅可能侵犯了中国宪法中规定的全国人大作为最高权力机关与最高法院的相对权力,因此有可能改变目前宪法规定的中国法院系统的组织结构;而且,我还……去看看

当代中国法律中的习惯

一.问题、方法和材料  习惯历来是法律的重要渊源之一,一直受到无论是激进的还是保守的法律家、法学家的高度重视。[1]有的国家的民法典甚至明确规定“制定法无规定时,依习惯”,[2]而英美的普通法传统由于其判例法制度更强调对各种习惯的遵从。[3]在传统中国的法律中,习惯的角色却比较暧昧。有学者认为,习惯在中国传统社会的法律中的地位不高,其影响往往是通过司法中的“情理”因素间接影响司法的结果;[4]而也有学者认为,以“乡例”、“民俗”等小传统表现出来的习惯在维护传统中国社会的法律秩序中一直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去看看

解释的难题

论文摘要:通过对法律文本解释的几种方法的经验的和理论的分析,本文指出:尽管实践中的具体的法律解释总是存在、有用并有时获得成功(社会接受),但是法律解释无法构成一种抽象化的获得确定的法律结论进而保证法律适用的方法。除了其他原因外,法律解释的这一难题从根本上是由于,1、司法活动是一种决定他人命运的实践,涉及到综合性的判断,而不是一种个人化的智识性的理解,法律解释在司法的作用是提供决策的一些而不是全部正当理由;2、法律解释要求语言文字的表述,而语言文字并不总是能充分表现具体解释的思考、决断过程,后者涉及大量的……去看看

当,还是不当,这是一个问题

还是看到出版预告时,就感到波斯纳这一次又要"下毒手"了,而且还不是哪一个人,而是要四面树敌。似乎波斯纳是不打算在学术界呆下去了。  预感并不是来自书名,而是来自波斯纳1999年的两部专著:《法律与道德理论的疑问》以及《国家大事》[1],均出自哈佛大学出版社。前者把一拨子"校园道德家"和宪法理论家都给损了一遍;特别是指出,就行为而言,大老粗反要比文化人更道德一点,以及为什么会如此;《疑问》已经列入了这套丛书,因此不多介绍。后者则讨论了克林顿"拉链门"事件中宪法和法律问题以及相关知识界(不仅仅是法学界)的一些表现;此书也……去看看

基层法院审判委员会制度的考察及思考

致知在格物,格物而后致知。——《大学》  一、问题的界定  审判委员会是当代中国法院制度体系中一个颇具中国特色的制度。近年来,随着“同世界接轨”的口号的流行,随着司法制度改革和诉讼程序法修改的推进,法学界对这一制度开始了较多的思考。就总体来看,一些已发表出来的****有关的几篇文章有,例如,王祺国、张狄秋,“论审判独立的双重属性”,《法律科学》1989年3期;吕亚中,《关于完善审判委员会工作制度的思考》,《法学》,1996年5期;孔宪翠,《人民法院独立审判有待建立法律保障机制》,《现代法学》,1995年5期;谭世贵,“论司法独立”,……去看看

穿行于制定法与习惯之间

任何时代的法律,只要其运作,其实际内容就几乎完全取决于是否符合当时人们理解的便利;但是其形式和布局,以及它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所欲求的结果,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传统。——霍姆斯[1]   一.从司法透视习惯的意义  在一篇关于习惯的论文中,我通过统计数据指出,在当代中国,无论是立法者还是法学家都普遍看轻习惯,因此,习惯在制定法中受到了贬抑;尽管由于社会现代化的要求,这种贬抑具有一定的合理性。[2]但是,由于近代社会以来普遍存在的词与物的分离,[3]在任何国家,习惯在制定法中的法定地位都必定不等于其在司法实践中的实际地……去看看

追求理论的力量

一  波斯纳的著作名历来都很直白,清澈透底,直达著作的主题或问题。但也不要掉以轻心——“以往的失败就在于轻敌哟”;在像他这样的文字老手的手中,直白中说不定隐含了某些机智和诡黠,反映出他对文字的敏感和精细。    例如,《性与理性》和《法律与文学》,这样的书名就通过一个“与”字,把两种在一定层面上看无法兼容甚至完全对立的“现象”硬拉在一起,从而造成了一种强烈的张力,很容易激发起读者的好奇心。    又例如,1999年关于克林顿“拉链门”事件的著作《国家大事》,英文名为“An Affair of State”,加上副标题——“……去看看

阅读中国市场经济中的秩序

一、   假如我能写一手不错的中文,但并不了解中文语法;又假如我完全不懂英文,甚至没听说过;现在有人拿来一本据说是文笔不错的英文著作让我看,我会怎么样?我会发现这些叫做字母的东西完全乱作一团,不仅字母高低不一,其组合也有长有短,零零落落,不象咱们的中国字,一个是一个,整整齐齐(但是,果真如此吗?请比较一下"一"、"卜"和"郁"字,尽管中文被称为"方块字"。因此维特根斯坦说,"不要想,只是看")。我很难相信这些字母也有一种和中文相似的功能,其中也有秩序。也许经反复观察之后,我渐渐地发现这些字母拼写数量不一的词的确是有规律的。英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