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文集

  丁林,男,安徽肖县人,研究员,中科院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构造地质学,主要从事构造地质学与大地构造、岩石学(火山岩和变质岩)、裂变径迹、U-Th-He、Ar/Ar 地质热历史及年代学研究等。曾获首届青藏高原青年科技奖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非法之法不是法

写下这个题目,心里不禁暗笑自己,我怎么也玩起这样的文字游戏了。然而生活在美国,或者把这句话翻成英语,那就一点没有文字游戏的味道了。非法之法不是法,这是我最近又一次读美国宪法时,最有体会的一点感慨。  权利法案和“不得立法”  众所周知,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上起草的宪法,注重于联邦政府的结构和功能,是民众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书。这份宪法,由于缺少保障人民权利的条款,立马就遭到一些人的反对。弗吉尼亚州的乔治·梅逊和州长埃德蒙·伦道夫,还有麻萨诸塞州的艾尔布里奇·格里,虽然参加了制宪会议,却为此而拒绝在宪法文本上签……去看看

人老珠黄怎么办?

坐过几次国际航班的朋友一定会有这样的体会,各国航空公司飞机上的服务员,清一色是年轻漂亮的女郎。穿着各色制服的空姐,是航空公司的招牌,借时下的流行语,那是现代环球旅行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自然,人不可能永远不老。空姐老了,那就不能再是空姐了。这是问都用不着问的。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美国的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的飞机上,不仅有年轻的空姐空哥,还有中年的空嫂空叔,甚至鸡皮鹤发的空太空爷。不是美国找不到年轻人,而是法律如此规定。美国法律禁止在就业、雇佣、升迁、工资等方面歧视四十岁以上“人老珠黄”的人。……去看看

“米兰达警告”和它的代价

就在2000年 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迪科森诉美利坚合众国”一案 作出了裁决。   迪科森最初惹出麻烦来,是因为他被指控持枪抢劫银行,因而遭到起诉。但 是,在法庭开审前,他却突然提出,有一份口供的记录,不能在法庭上作为证据。 那是他在联邦调查局办公室里曾经做过的一份供认。这天他在法庭上提出的理由 是,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在那次讯问他以前,他并没有得到“米兰达警告”。  什么是“米兰达警告”呢?看过美国好莱坞警匪片的,都会熟悉这样的镜头, 警察一边给嫌犯上手铐,一边念念有词:“你有权保持沉默……”,有时被戴手 铐的……去看看

总统大还是法官大

人们常说,提出一个好的问题,有时候比解答这个问题还重要。反过来,我 们也可以看到,有时候,一个坏的问题,比企图寻找的问题的答案还要误导。总 统大还是法官大,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想起这个问题呢?最近一年多来,美国总统遇到了很多个人的麻 烦,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在美国看着各界人士处理和议论总统危机,有时候不免 冒出一个问题,这总统克林顿在美国到底算不算大?如果确实不小,他那些不大 不小的麻烦怎么就摆脱不了呢?后来才发现,从大小来看待这类事情,是一种典 型的中国思路,我们已经习惯成自然了。美国人却根本就不是这样看问……去看看

会少规矩多

说到开会,我们这样年纪的人这辈子可真是没少开,有些年可以说是天天开, 甚至是一天到晚开。大会小会,什么样的会都开过。所以有一种说法是“旧社会 税多,新社会会多”。到了美国几年,大小单位也换了好几个,美国人是会少, 不仅少,而且短。工作中的碰头会之类的,常常是站着说,这对喜欢说话的朋友 绝对是很不利。可是如果说美国人开会非常随便,没什么规矩,那就大错特错了。说到开会 的规矩,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得上美国人的规矩大了。他们有那么一本厚厚的开 会规则,《罗伯特议事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这在世界上是独一 无二的。故……去看看

独立检察官的地位和权力

前天,美国各大电视台评论员,都在宣称这是美国历史上重要的一天。这是 个什么日子呢?原来是独立检察官斯塔尔,在国会众议院的弹劾总统调查中,作 为证人作证的一天。可以说,在美国总统克林顿的总统生涯中,最让他头痛的莫 过于那个叫斯塔尔的独立检察官了。在今年整一年闹得满世界纷纷扬扬的克林顿 丑闻案中,最难作出个定位判断的,也就是这位独立检察官了。这究竟是个什么 样的角色,又何以就能如此厉害呢?美国人在给一个联邦官员定位的时候,第一条是先确定这个职位属于政府的 哪个分支,因为美国政府结构的第一原则是分权的原则。任何官……去看看

访美国私刑的发源地林奇堡

2000年元旦,我们俩告别纽约南下,顺路去新泽西州访友。与他们神交已久, 却是首次见面,相谈甚欢。最后聊到下一个目的地,我们告诉他们说,要去弗吉 尼亚州的林奇堡。   这是一个多年来在扰动我们的地方。我们经常长途旅行,多次在州际公路遇 到几条岔路的指示牌,上面写着“通往林奇堡”。美国的许多小镇,是由人名命 名的,此人通常是小镇的奠基者。林奇也是个普通人名。可我们在第一次读到这 个路牌时,不由自主地相互对视了一下,彼此从对方眼中都读出一点惊诧和异样。 因为,林奇(lynch)在英语中也是一个十分凶险的词,它的意思是:民众私刑。……去看看

美国的宪法和政局的稳定

宪法是什么?宪法是任何一个现代法治国家的根本大法,所以,只要是现代 国家,几乎都有一部宪法。然而,有了宪法并不见得就可以高枕无忧,因为宪法 并不能和国家的法治以及政局的稳定划等号。有专家研究说,近一百年来,大多 数国家的修宪次数几乎和政局的动荡成正比,越是频繁修宪大改大动,社会的制 度越是来回振荡。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个个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国家看起来也是这样。政局动荡的国家各有苦衷,那么政局稳定的国家呢?我们来看看美国的政局。可以说,美国是至今为止世界上政局最为稳定的国 家。自从合众国宪法实行以……去看看

非法之法不是法

——读美国宪法的“不得立法”条款有感   写下这个题目,心里不禁暗笑自己,我怎么也玩起这样的文字游戏了。然而生活在美国,或者把这句话翻成英语,那就一点没有文字游戏的味道了。非法之法不是法,这是我最近又一次读美国宪法时,最有体会的一点感慨。   一、权利法案和“不得立法”   众所周知,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上起草的宪法,注重于联邦政府的结构和功能,是民众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书。这份宪法,由于缺少保障人民权利的条款,立马就遭到一些人的反对。弗吉尼亚州的乔治·梅逊和州长埃德蒙·伦道夫,还有麻萨诸塞州的艾尔布里奇·……去看看

走向世界二百年

《东方》2001年第10期有人说,美国人这一次遭到恐怖袭击,源自于美国过多干预了国际事务,在这样的时候,简单地回顾一下美国的外交史,对我们也许有所教益。华盛顿总统的不干预政策是一个重要的起点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针对欧洲的战乱,确立了美国的中立立场。不干预主义是美国最早的外交政策。1796年,他坚辞竞选连任总统。他在著名的告别演说中说:欧洲的利益冲突和美国没有关系,欧洲频繁的争议和冲突的原因与我们关心的理念很不相同。所以,美国应该保持对所有国家的善意和正义,与所有国家和睦相处。在这样做的时候,最忌讳的是一面反对……去看看

为什么只能是中国人

911事件,六千多个平民,在一个晴朗的秋日早晨,瞬间葬身在世贸大厦的废墟之下。电视镜头把震惊世界的景象,传送到了世界各地的人们眼前。全世界发出了对恐怖主义分子的一致谴责,以及对纽约市民和美国人民的声援和慰问。全世界的教堂里为911的死难者点起了蜡烛。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在一个纽约的河畔教堂,犹太教拉比的祈祷,伊斯兰阿訇的祈祷,佛教法师的安魂祈祷,在同一个教堂同时举行。我们看到很多国家的国会在开会前为911死难者默哀。在白金汉宫的皇家卫队的换岗仪式上,女皇下令乐队演奏美国国歌,以表达对遭受攻击的美国的支持。美国……去看看

和平主义的现实困境

美国遭受攻击的两个星期之后,布什总统要求全美国的国旗从半旗升往顶端。全国性的哀悼结束。这两个星期来,人们越来越关注未来战争与和平的问题。9月18日,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国会的授权用兵的决议案,军事出击的准备已经基本就绪,各个大国领袖也表示支持,看上去战争已经引而待发。首先是,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备?许多人在论及这场战备的时候,用的是"报复攻击行动"这样的词语。其实这一用词带有很大的误导意味。它把美国未来可能的军事行动定义为单纯的报复行为,也就是说,你炸了我的两栋楼,我也得炸掉你的设施;你杀死了我们的六千名无……去看看

为你的敌人争取他应有的权利

1993年,德克萨斯,州政府人权委员会为了反对歧视的目的,要求一个白人激进组织"KKK骑士团"(Knights of the Ku Klux Klan)递交这个组织的成员名单。  这一要求的起因是,联邦法庭有一个命令,要求在德克萨斯州的Vidor镇,结束住房方面的种族隔离。原来,这个镇的居民中,有一些激进的白人种族主义分子。他们对那些搬进来的黑人威胁恐吓和骚扰,吓得这些黑人又纷纷搬了出去。州人权委员会要求KKK骑士团交出他们的成员名单,以便调查这个威胁骚扰黑人的事件。  KKK骑士团的龙头老大(Grand Dragon)劳艾(Michael Lowe)说,他宁可去坐牢也不能交出……去看看

脑子里缺根弦的美国人

在电视上看着世界贸易中心受到飞机撞击,爆炸起火,先后倒塌,我们和周围的美国人一样,震惊无法用语言形容。所不同的是,我还在心里默默地说,美国人啊,你们脑子里怎么就缺根弦呢?可是我没有那么说,因为我知道说了美国人也不明白的。  脑子里缺弦,这种说法,我们这样年龄的中国人听来一定熟悉,这就是“阶级斗争”的弦,“提高警惕,防止坏人”的弦。美国人脑子里缺这样一根弦。我们一到美国,对此就深有感触。  我们从小就受到这样的教育,坏人额角上是不刺着字的。这句话的意思是,虽然你看到的人和你一样,额角上没有“坏人”两个字,但是却“有……去看看

信神的人有福了

2001年9月14日,星期五,美国全国祈祷日。  在遭受比二战珍珠港事件更为惨烈的攻击之后,从最初的震惊中醒来,美国人没有走上街头游行,没有去袭击那些与袭击者相关国家的大使馆。他们走进教堂祈祷。  这是我们在昨天给朋友们写信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提到的第一个事实。这一事实给我们造成深刻印象。因为,这样全国性的民众行为,是美国传统文化的自然反应,而这样的文化,正是我们所陌生的。  那么,美国人不愤怒吗?显然不是。在事件发生三天之后,美国CNN新闻网的民意调查中,让民众在"震惊、悲哀、愤怒"这三种情感反应中,作出对自己占上风……去看看

世界各国必须共同应对新的战争形式

2001年9月11日到今天,连续三天三夜,美国的几大电视新闻网没有播过一分钟广告,没有第二条新闻,只有一个标题:美国遭受攻击。  人们被惊心动魄的破坏场面和巨大的生命损失所震慑,久久无法从重大的心理打击中清醒过来。然而,他们又必须面对现实,试图去理解这样一个事件。如何理解这样的事件,如何给它定性,会成为一个关键,将指示着事件的下一步走向。  美国遭受攻击之后,布什总统最初的反应,是延顺以往对于类似事件的定义,把事件定义为恐怖组织的犯罪活动。因此,他提出的惩罚,就是延顺过去美国和其他国家,在遭受恐怖组织打击之后的要求:……去看看

美国政府和大卫教派的较量

2000年6月5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卡斯迪罗诉美国”(Castillo vs United States)一案作出了对卡斯迪罗等人有利的一致裁决。卡斯迪罗等人违反联邦枪枝管理法的刑事案,将从最高判决30年监禁一减而为最高判决5年。这卡斯迪罗等是何许人也?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卫教派的信徒。  大卫教派是一个小教派(cult),这样的小教派多如牛毛,在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下,联邦政府通常是能不碰就不碰。只有在小教派信徒涉入犯罪活动并有证据暴露的时候,政府才能针对犯罪活动展开调查取证程序。大卫教派在德克萨斯州维柯的庄园里囤积了大量武器,19……去看看

反省越战

彼得·彼得森是越南战争后的第一任美国驻越南大使。今年4月,当美越双方都在纪念越战结束25周年的时候,美国的公共电视网播出了他的故事。   对于美国人来说,越战的正式结束,是以美国放弃驻西贡大使馆为标志的。 1975年 4月美国放弃使馆时,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在楼顶上,用直升飞机仓促地撤 走使馆人员,这是一场有电影记录的大溃逃,它象征美国延续了 4任总统的越南 政策以失败告终。这场溃逃对于美国人来说是一个无法磨灭的历史刻痕。前美国 总统吉米·卡特,在20年后重新与越南建交的时候,还特地要求把当年使馆屋顶 上的铁梯运到美国……去看看

为了吹散战争的阴云

我们谈到文明的发展,谈到文明是进步还是倒退了,有很多衡量标志。有一个重要的切入角度,那就是:我们比以前更安全,还是更危险了?站在一百年前 的今天,人类在跨入20世纪的时候,距离一场世界大战,只有十四年。  1910年,欧洲已经长达一个世纪没有大规模战争了,人们享受和平已经百年。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多年的英国人,诺曼·安格尔(Norman Angell)出版了一本书,《大错觉》(The Great Illusion)。他说,人们由于无知、偏执和狂妄,容易对 国际事务中战争的作用产生错觉,以为战争是强国之道,岂不知,现代世界的国 家财富深深地卷入国际信用和贸易关……去看看

谁是英特网之父?

二十世纪人类有两大最不可思议的发明原来是和人类的猜疑,隔阂和战争联 系在一起的,一样是原子弹,另一样是英特网,即国际互联网。原子弹诞生在二次大战后期,但是真正发展得蔚为壮观却是在冷战时期。东 西方的政府组织了全人类最出色的科学家,倾其全力展开了一场杀人能力的竞赛, 结果不分胜负,谁也没失面子。不过,人类因此拥有的核武器据说可以毁灭人类 很多遍了。各大国终于互相证明,造核武器的本事,谁也不输谁。饭可能吃不饱, 原子弹是一样造得出来的。东西方也因此都有了自己的原子弹之父,氢弹之父。核竞赛开始于冷战之初。到冷战……去看看

把玩笑当玩笑

美国的工艺品市场真够丰富的。一是以此为生的手艺人特多,二是舶来品多。 各国移民在把自己移过来的时候,就捎带着把家乡的小玩艺儿也给“移”来了。 所以,那天在逛一个山区小镇艺术节的时候,就遇上了卖正宗俄罗斯漆器套娃娃 的俄国人。谁都知道,这是俄罗斯的传统工艺品,大娃娃套小娃娃,一个肚子里 套一个,一套套出十来个。这种娃娃应该说已经不大稀奇,我在国内都见过仿制 品,可见做起来并不难。可是,眼前这娃娃还是不一样,就是能冒出一股俄罗斯 味儿来。重彩浓烈,在极俗中又透着不俗。我顿时就给粘在这娃娃摊儿上了。结 果没想到,最……去看看

重访修道院

1. Trappist, 苦修派修道院自从八年前,我们和弗兰西斯修士成为朋友以后,就渐渐了解了一个我们从 未有机会涉足过的神秘领域,修道院。我们接触的修道院碰巧是其中最严谨刻己 的一支,Trappist,人称苦修派。在美国,即使对修院生活知之不多的人,甚至是对天主教有成见的人,提到 Trappist,多少都会肃然起敬。大家别的不知道,至少知道他们从17世纪建立这 个修行制度开始,修士除了与上帝对话,是终生不说话的。面对这样的苦修决心, 确实不服不行。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30多年前。60年代第二次梵底冈大公会议解 禁之后,他们在自己的修院内部生活……去看看

在誓言之下

1998年 9月11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大比数通过,决定将独立检察官斯塔尔对 于总统的调查报告向民众全部公开的这一刻,就不仅是克林顿,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 总统将终生蒙羞,美国也因此成为全世界的笑料,所有的美国人都被一下子推到一个 尴尬的境地。被公开的报告内容,充满了历来只关在卧室里的细节,它的主人公却是 这个国家的总统。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国家会如此处理它们的一号人物发生的一个桃 色事件。在文化背景既不同于中国,也不同于美国的法国新闻界,也惊呼道:“这真 是典型的美国方式,他们居然因为一个与性有关的事件,就要踢掉一……去看看

美国朝鲜战争纪念碑前的思考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是一个相当出名的设计作品。今天的建筑系 学生,在学到当代纪念碑设计的时候,恐怕都会接触到这个设计范例。在中国, 有不少介绍美国的文章,都提过到青草坪上,刻满了阵亡者姓名的这个黑色花岗 岩墙。一方面,人们当然是被它别具一格的设计思想和表现手法所吸引;另一方 面,人们也好奇地注意到,纪念碑的设计者林璎是当时刚二十出头的一个华裔女 孩,她当时还是建筑系的大学生。更何况,她和中国似乎有著丝丝缕缕的关系, 追根溯源,她原来是中国著名建筑师梁思成的夫人林徽音的一个远亲。这样,就 有了一点传奇色彩……去看看

弗兰西斯和他的修道院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朋友,你过上一段时间就想见一次。没什么事,就是想见 面,聊聊。弗兰西斯就是这样的一个朋友。约好了,周末,开一个半小时的车, 午间礼拜结束的时候,在门口等着他。等他换下修士的袍子,向院长请了假,跟 我们到一家餐馆,借着吃饭,聊聊天儿。这个时候,我产生一种虚幻感。为什么,就在2000年就要到来的时候,我们 会和弗兰西斯一起坐在这个地方?冥冥之中,太多的过去了的偶然,自然而然地 汇结起来,成为此刻的一个必然。一、弗兰西斯说,二十七年了。二十七年前的今天,他从欧洲的短期旅行中回到 美国,面临生命的转变。三十年前,弗兰西斯……去看看

阿米绪的故事

近几年随着中美文化交流的展开,美国一些远离主流的文化小溪,也渐渐被 介绍到中国。于是,美国不再是一个刻板的固定套路,在大洋此岸人们的印象中, 美国的形象正在逐步丰富起来。我曾经两次在国内的杂志上看到有人提到:美国 有一群默默无声地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阿米绪人。假如我们对美国的一般印象可以放在概念的一个极地的话,那么阿米绪是肯 定必须送到相反的另一个极地去的。如果我们称美国的生活方式是现代的,那么 阿米绪可以说是古代的;如果我们称美国是技术进步的,那么在同一个价值体系 里,阿米绪不仅是落后的,而且是拒绝进步的……去看看

阿灵顿和罗伯特·李将军

圣诞节决定开车出门旅行。车门一关,就是自己的一个世界。路径是自己选 择的,景色是变换的,外部世界被速度抛出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这就使人产生 错觉,好象只要自己不主动走进这个世界,就可以永远不走进去。所以,这个时 候在感觉上最能够触摸自由。去的是首都华盛顿。这个地方去过几次了,却一直没有走进过阿灵顿国家公 墓。在电视和电影里,这是一个经常可以看到的地方。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在一年 前。一个精神病患者枪击国会大厦,打死两个警卫,他们就是安葬在这个公墓。 记得其中有个黑人警卫,他的妻子是一个端庄的华人。因此,在追悼……去看看

公开性是司法公正的灵魂

911恐怖袭击发生已经两年了。涉及911一案的唯一嫌疑,一个叫穆萨维(Zacarias Moussaoui)的人,却还没有能够正式展开法庭审判程序。这个由美国司法部长阿希克洛夫特亲自过问的刑事案件,在联邦法庭上搞得司法部头痛之极。  穆萨维是一个有法国国籍的中东人。911事件前两个星期,2001年8月,他因移民违规而被逮捕。那个时候,他和911事件的肇事恐怖分子一样,正在学习驾驶喷气式客机。911事件发生,19个恐怖分子都已经死去。美国联邦司法部认定,穆萨维就是那第20个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原来是计划五人一组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要是FBI能够在……去看看

面对生命和信仰的两难处境

前几天,2001年2月21日,美联社消息,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医院为七个月大的男婴,成功地作了肝脏移植手术,在他的母亲身上取下一片肝脏组织,移植到这个肝脏坏死的孩子身上。这一手术的特殊之处是,这是一次不输血的手术,是世界上第一例不输血肝脏移植手术。这次手术成功,立即引起了法律界和宗教界的欢呼,因为这个孩子来自于信仰一种独特宗教--耶和华见证会的家庭。美国法律界和医学界为此已经困扰好几年了。  故事应该从1994年8月28日夜晚说起。在康尼迪格州的斯旦福医院里,乃莉·维加生下了她的头胎孩子。产后,残留在产妇子宫内的一片……去看看

鱼和熊掌分得开些好

最近,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布什,选了他父亲任总统期间的国防部长切尼做他的副总统候选人。切尼现在是全球最大的油田服务公司,达拉斯的哈利波顿公司的董事长。他这下出来当官,每年要损失几百万美元的收入。他在商界的薪水每年达几百万,还有价值上千万的股票选购权,而选上了副总统,年薪不过十八万。金钱上的损失,不可说不小。  其实,这是美国的传统。要想发财吗?不要当官。想当官吗?就别指望发大财。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不仅有法律上的约束和限制,即所谓必须避免利益冲突,而且有政治文化上的深远传统。  在美国建国以前,各个殖民……去看看

克林顿总统会不会下台

美国国会众议院对克林顿总统的弹劾调查就要展开,克林顿总统会不会下台, 外界从媒体的报道里得到的印象是,这取决于美国政界两大党的较量。这也有一 定的道理。问题在于,这样的较量却在本质上有异于我们思维习惯中的政治斗争。 美国两大党就象球场上的两支球队,其特点不仅在于它是“公开赛”,两党的每 一个动作,踢传盘带,都在满场观众和守在电视机前的全国民众的眼皮子底下, 更在于球赛是按照预定的赛场规则进行的。这个赛场就是美国的国会参众两院。 欲知赛事如何,得先问赛场规则。美国政府三大分支之一的立法分支即国会,它是由众……去看看

美国的“政治正确”

九十年代,在美国出现一个颇为流行的新名词儿,叫做“政治正确”。我们 都知道,在现代汉语里,“政治”可是个“大词儿”,而“政治正确”更是多多 少少和官方的政治意识形态有点儿关系。所以,当大家风闻美国这个出了名的强 调言论自由国家,如今也出现“政治正确”的时候,就多少会产生一点殊途同归 的感觉。那么,究竟什么是美国的“政治正确”呢?要准确把握这个美国式的“政治正确”并不十分容易。首先,我们几乎无法 通过字面去理解。因为在美国找不到这样一个东西,可以和我们习惯称之为“官 方意识形态”的概念相对应。美国确实有一个……去看看

警察有没有权力搜查你?

任何权力都必须受到限制,否则,就难免被滥用。1995年10月13日,迈阿密警察局接到一个匿名电话举报,说某汽车站上有 3 个黑人青年,其中那个穿花格汗衫的,身上藏有一把手枪。两个警察在 6分钟后 风驰电掣到达这个汽车站,果然看到 3个黑人男子站在那儿。警察命令他们举起 手,结果从那个花格汗衫(他叫JL)身上搜出一把手枪。JL还有10天才16岁,按照州法律,不足18岁携带武器是非法的。但是在法庭 上,他的辩护律师却说,警察平白无故地在马路上搜查一个人,本身是非法的。 宪法第四修正案禁止执法人员对公民进行不合理搜查,匿名举报不算理由。既然 ……去看看

火中的星条旗和民众的表达权

在“美国可以烧国旗”这样一个信息初次传过大洋时,着实让大家小小地吃 过一惊。“烧国旗”是很不寻常的一个举动。因此,法律让不让烧国旗,一度成 为标志两个国家差异的一个焦点。如果我们过多地着眼结论,不仅会错过一场好 戏,还会因此感到困惑。比如说,假如美国两派争执之后,得到一个立法,“不 让烧”了,那么,两个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是否就没有差异了呢?故事还是得从头讲起。美国国旗并不是和宪法一起庄严诞生的。两百年前, 建国者们苦于要设计一个既有权威,又不至于演变成独裁机器的政府,实在顾不 上国旗国歌这样的庆典喜事。这又是个……去看看